4U 成人論壇

 找回密碼
 註冊
搜索




免費 A 片網 洪爺色情網 台灣限制成人網 GTR-X 情色站 十八美女網 色情 AV 排行 歐美多汁成人影片
AV情色網 最強中文色站 上我酷網 Coolsite 情色網 17歲淫女 天天插插成人榜 淫蕩兩千成人網

成人貼圖 | 成人電影 | 成人小說 | 色色成人電影城 | 免費A片下載
查看: 41|回復: 0

風流女律師---第六章 家族風暴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23-1-15 00:13:16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看到自己的好姊妹簡文雯終於覓得良緣,在結婚後像童話故事結尾最常說的「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讓王婧瑩心裏面是感到既欣慰又羨慕,雖然這樣的幸福原本是她唾手可得的,只不過陳煥昇終究不是她所喜歡的類型,而簡文雯又明顯對陳煥昇有意思,她也就毫不猶豫地拒絕了陳煥昇的追求。

於是她又恢復之前心如止水專心投入工作的聖女狀態,不知不覺地春去秋來就過了一年,她居然都沒有再與任何男人做愛!

這一天,她如往常般工作到晚上十一點多才拖著疲憊的身軀開車回家,冬夜飄著細雨的台北街頭人車稀少總是給人一種莫名的淒涼感,她打開收音機選了個播放老歌的電台頻道想讓音樂為這個寒夜帶來些許溫度,而電台也剛好播放著一首輕快的舞曲,她的的手指不自覺地在方向盤上隨著音樂的節奏跟著打拍子。

正當她心情稍微晴朗許多,卻沒想到舞曲就播完了,只聽電台節目的主持人用一貫充滿磁性的低沉嗓音說:「在許多人的一生中總是為愛在尋尋覓覓而不可得…接下來為大家播放的是香港藝人呂方的《只想遇到一個人》,希望每一位聽眾都能遇到讓你等待已久的那個人。」

主持人的話語剛落,一陣帶著些許哀愁的前奏響起,呂方那深情的嗓音就輕輕地唱著:
「那些人在我心裡經過 像風來了又走
我的心滿了又空 快樂後又寂寞

那些愛在我心裡留過 短的像一場夢
我一個人滿街走 沒有地方停留」

以往對於這種顧影自憐的歌曲王婧瑩一向是興趣缺缺,總是聽了幾句就把收音機關掉或轉台,但現在她卻被這首歌深深觸動心弦,忍不住繼續聽下去:

「只想遇到一個人 所以我等

相信會有一雙眼神 可以讓心安安穩穩
不再像飄盪的靈魂 一輩子浮浮又沈沈

只想遇到一個人 所以我等
相信會有一種緣分 知道誰是陪我的人
在我最慌亂的時候 有顆心永遠不會冷」

這一聽,兩行熱淚居然在她還沒有發覺時悄然滑落,一直等到淚水從襯衫的領口滴進她的乳溝才驚醒了過來,趕緊從中控台上的面紙盒抽了幾張面紙將臉上的淚痕擦乾。

雖然她在年紀還很小時就已經和她兩個哥哥亂倫相姦,追求她的男人更是不計其數,也結過婚生過小孩,但是回顧過去這三十幾年的人生,她才發現:她居然沒有真正的愛過,即使是和她的兩個哥哥做愛的次數已經數不清,但那卻是在年少的性衝動下懵懂懂發生的禁忌肉體關係,根本不知道愛情究竟是什麼!

即令是成年後跟她的前夫洪敬堯交往,她也只是被對方陽光般的親切笑容所吸引,只是覺得不討厭但還稱不上是愛,在結婚後更發現自己上了賊船淪為前夫與他兩個姊妹的性奴隸,完全感受不到任何一絲一毫的愛,毅然決然離婚後她更是對男人徹底喪失信心,會在酒後再度接受她兩個哥哥的求歡,就跟她兩度在酒後和陳煥昇搞多P群交一樣,都只是出於久曠的生理需求被挑起使然而不是愛!

這麼多年來,她一直都倔強地認為這輩子她完全不需要愛情,但不知為何,現在卻只是聽到這麼一首多年前的老歌就讓她覺得好脆弱,好想要一個堅強的男人肩膀能夠依靠,難道是因為這樣一個細雨紛飛的寒冷冬夜氣氛使然?

如此一路上開著車胡思亂想,不知不覺就抵達一幢位於仁愛路上她所住的高級公寓大樓,當她把車開進大樓的地下停車場時,停車場內負責看管車輛的保全員告訴她有訪客在一樓的大廳會客室等她,讓她不禁一愣的暗忖:「這麼晚了,會是誰呢?」

走進大樓的大廳,卻見到她兩個哥哥和嫂嫂坐在沙發上,當兩個嫂嫂抬起頭來看到她時,雖然都泛起了笑容但眼神卻像是利劍般冰冷,給她一種皮笑肉不笑、笑裡藏刀的感覺,而她的兩個哥哥則是像做錯事的小孩般望了她一眼後又心虛地低下頭去,如此的場面令她心臟頓時狂跳了起來,但憑著她身為律師多年見識過各種大風大浪的經驗,她表面上還是波瀾不興的用台語打招呼微笑說:「阿兄、阿嫂,恁怎有閒來?也無先敲(打)電話佮(跟)我講一下。」

大嫂陳筱芳用像是在審訊犯人的眼神上上下下的看了她一眼,嘴巴卻笑說:「唉喲,妳事業做遐爾(那麼)大,一定蓋(非常)無閒,歹勢(不好意思)啦。」

二嫂林淑貞則是用恨不得要將她生吞活剝的眼神望著她,嘴角泛起一絲冷笑說:「就是啊,咱攏是庄跤(鄉下)人,哪敢敲電話攪擾妳這個大律師?」

王婧瑩聽得出來她這兩位嫂嫂乍聽之下似乎是客套的語氣中所暗藏的嘲諷,更感受得到她們眼神中滿滿的敵意,但是她絕對不能夠讓這一場家族內的風暴當著大庭廣眾爆開來,於是她若無其事地笑說:「攏是家(自)己人,千萬莫按呢(這樣)講!莫徛佇遮(站在這裡)先入去厝內喫一杯茶,咱再閣慢慢講。」

雖然她的兩個嫂嫂來意不善已經溢於言表,但幸好她們並沒有想要把事情鬧大的意思,點頭接受她的邀請說:「按呢嘛好(這樣也好)!」

王婧瑩這才放下懸著的一顆心,帶著他們四人搭電梯到八樓她一個人獨居的住宅,一行人走進客廳,王婧瑩才剛將門關上,林淑貞就從她的提包內拿出一支手機「碰!」的一聲摔在茶几上對王婧瑩說:「妳自己看覓(你自己看看)!」

王婧瑩這才猛然想起,在一年多前她的二哥曾拿著手機拍攝她全身赤裸被五花大綁從小穴內流出被內射白濁精液的照片與影片,當時她曾經叫她的二哥全部刪掉,但是禁不起二哥苦苦哀求以及大哥在旁說項,最後才以二哥必須小心保守秘密絕對不能外洩為條件同意不刪除,如今看來,二哥顯然還是不小心讓秘密洩露出去了!

見她遲遲沒有動作,林淑貞不禁有些火大,拿起手機點開影片檔播放,果然是當年她二哥拍她的影片,影片中的她渾身赤裸用雙手將臉摀住說:「二兄,莫翕(別拍)啦,你真討㤉(討厭)呢。」在現場的人都不發一語的靜默下,影片中人的聲音顯得無比刺耳!

林淑貞將手機螢幕對著他們兄妹提高聲量咆哮:「看啊,驚啥?恁三人做啥物好代誌,為啥物敢作無敢看(看啊,怕啥?你們三人幹了什麼好事,為何敢做不敢看)?」

王婧瑩冷冷地瞄了手機螢幕一眼後說:「看過矣,妳想欲按怎(想要怎麼)處理?」

這一句話讓林淑貞先是愣了一下,接著就勃然大怒咆哮:「我想欲按怎處理?當然是愛妳這個袂見笑的查某予我佮大嫂一個交代(當然是要你這個不要臉的女人給我跟大嫂一個交代)!」

王婧瑩沉默了半晌後淡淡的說:「會用得(可以啊),這款代誌在司法上攏是用錢賠償,我予妳佮大嫂一人一百萬箍有夠否(可以啊,這種事情在司法上都是用錢賠償,我給妳跟大嫂一人一百萬元夠嗎)?」

林淑貞沒料到她居然如此開門見山的就同意賠償而再次愣住,倒是在一旁一直沒說話的陳筱芳忍不住開口說:「這毋是錢的問題,妳掠做(以為)妳有錢就會當(可以)佮妳兩个阿兄繼續做這種袂見效的代誌喔?妳實在是…」

王婧瑩打斷她的話說:「自從彼改以後,阮三人就沒再見面矣,拍算就按呢結束,所以我才同意二兄將相片佮影片留落來作紀念(自從那次之後,我們三個人就沒有再見面了,打算就這樣結束,所以我才同意二哥將相片跟影片留下來做紀念)。」

王正明進一步解釋說:「講起來攏是我毋著,是我置阿瑩細漢時趁伊睏去的時陣對伊動跤動手,阿倫發現以後馬有樣看樣,我才是應該負起責任的人,恁莫怪阿瑩矣,伊馬是受害者(說起來都是我不對,是我在阿瑩小時候趁她睡覺時對她下手,阿倫發現以後也有樣學樣,我才是應該負起責任的人,你們別怪阿瑩了,她也是受害者)。」

王正倫也說:「是啦,千錯萬錯攏是阮二个做阿兄的人毋著,看妳佮阿芳欲對阮按怎樣,我攏沒意見,毋過阿瑩確實是無辜矣(千錯萬錯都是我們二個當哥哥的錯,看妳跟阿芳想對我們怎麼樣,我都沒意見,不過阿瑩確實是無辜的)。」

原本林淑貞跟陳筱芳都以為是王婧瑩這個小姑在離婚後色誘自己的丈夫,沒想到她們的丈夫居然才是趁著小姑年紀還小的時候聯手欺負她的加害者,讓她們大感意外,同樣身為女人她們很能理解小姑被自己兩個親哥哥姦淫後有苦說不出,只能將秘密永遠埋藏在心裡面的悲哀。

只不過,林淑貞對自己的丈夫既然都已經同意要結束兄妹三人這一段畸戀,居然還拍下小姑的照片及影片留念,這讓她無論如何都嚥不下這一口氣,她沉默了半晌後咬牙說:「好,過去的代誌我會當莫計較(過去的事情我可以不計較),我已經決定離婚矣!」

這一番話讓在場其他四個人都不約而同的驚呼:「啊!千萬毋通按呢做(千萬不要這麼做)!」

王婧瑩正想勸大嫂打消離婚的念頭,但林淑貞卻直視她的雙眼說:「妳離過婚,應該上(最)了解,所以妳毋免(不必)苦勸我,我已經決定矣。」

既然她心意已決,多說無益,王婧瑩只好閉嘴,但沒想到林淑貞緊接著又說:「只不過,愛我就按呢準拄煞我實在莫法度(要我就這樣算了我實在沒辦法),所以我有一個條件。」

王婧瑩愣了一下問:「啥物(什麼)條件?」

林淑貞冷冷地掃視她與王正明以及王正倫一眼說:「恁三個人當場做予我看!」

這樣的要求讓在場的其他四人都嚇了一大跳,再度異口同聲說:「啥物?莫滾耍笑矣(什麼?別開玩笑了)!」

林淑貞冷笑說:「我沒滾耍笑,我就是愛恁三兄妹當場做予我看!」

王正明跟王正倫異口同聲的說:「袂用得啦,既然阮攏決定欲結束矣,怎會當閣再做呢?而且是當場做予恁看,我莫法度(不可以啦,既然我們都已經決定要結束了,怎麼可以再做呢?而且是當場做給妳們看,我沒辦法)!」

林淑貞瞪了他們兄弟倆一眼,嘴角泛起輕蔑的冷笑,正想回嘴,王婧瑩卻淡淡地說:「阮當場做予恁看就會使嗎(我們當場做給妳們看就可以了嗎)?」

林淑貞點頭說:「當然,只要恁做予阮看,這件代誌就到遮準拄煞!我想欲看覓,妳到底有啥物魔力予妳二個阿兄對妳遮呢痴迷(只要你們做給我看,這件事情就算了!我想要看看,你到底有什麼魔力讓妳兩個哥哥對妳這麽痴迷)!」

王婧瑩點點頭說:「好!」

說完,她就轉過身去解開衣服的鈕扣,將她身上所穿的黑色套裝、白色絲質襯衫以及窄裙一件件脫下來來摺好放在茶几上,然後再反手將背部黑色的胸罩釦子解開,她那一對經過悉心呵護保養的豐滿雪白酥乳立即蹦了出來,讓在場的其他四人看得目不轉睛,王婧瑩卻依舊神色自若的像是個專業的脫衣舞孃般,以非常優雅的姿態將身上僅存的黑色蕾絲內褲與絲襪逐一褪去,當她再度轉過身來,那曲線玲瓏性感的完美胴體就一絲不掛地展現在眾人面前,讓陳筱芳與林淑貞兩人看了都不禁暗自讚嘆而自慚形穢。

相對的,王正明與王正倫兄弟倆雖然在闊別一年多後再次看到妹妹那讓他們朝思暮想的裸體,但在這樣的場合與氣氛卻是讓他們一點都開心不起來,當王婧瑩彷彿要獻祭一般朝他們走過去時,兄弟倆都面色凝重地搖頭異口同聲說:「阿瑩,莫啦…」

王婧瑩對他們淡淡一笑說:「代誌總是愛解決矣,無要緊(事情總是要解決的,不要緊)。」

然後她就先將王正明的腰帶解開褲頭拉鍊拉下,王正明的長褲便「唰!」地一聲滑落到地面,王婧瑩俐落地將褲子拾起摺好放在茶几上,然後再動手將王正明的襯衫與內衣及內褲都脫掉,緊接著也將王正倫身上的衣物脫都脫掉,兄弟倆一身被太陽曬成古銅色的結實肌肉就這樣毫無保留地與妹妹袒裎相見,但是兩人的肉棒卻都垂頭喪氣地軟趴趴垂在兩腿之間。

王婧瑩蹲下來雙手各握住一支肉棒溫柔地輕輕擼了幾下,肉棒彷彿像是受到了鼓舞般緩緩地逐漸變硬,王婧瑩再順勢在兩根肉棒的龜頭上輪流舔了幾口,兄弟倆的肉棒立即生龍活虎地挺立起來,如此高超的口交技巧,無怪乎他們對王婧瑩這個親妹妹戀姦情熱,即使決定要分手了還是依依不捨,讓陳筱芳與林淑貞看得既羨慕又忌妒!
而王婧瑩像是在教兩個嫂嫂如何馴夫一般,兩手握著兩個哥哥的肉棒同時塞入口中吸吮舔弄,將兄弟倆弄得同時倒吸一口氣渾身顫抖,並不約而同地各自伸手握住她一顆奶子搓揉玩弄著,王婧瑩的呼吸逐漸變得急促,更賣力地用她那小小的嘴巴含弄著兩根肉棒,將兩個哥哥逗得舒爽無比,不自覺地將她的口腔當成陰道抽插起來,但狹小的口腔又哪有辦法同時容納兩根巨砲的肏幹?不一會兒功夫,王婧瑩就將兩根肉棒全都吐了出來吸了一口氣說:「呼…我強欲翕死矣(我差一點悶死了)!」

王正明與王正倫兄弟倆原本還因為心裡有愧卻被強迫當著自己妻子面前跟妹妹亂倫相姦表演活春宮而感到不自在,這時已經被王婧瑩把屌吸到紅通通精蟲衝腦,兩人急不可耐的將她推到在長條沙發上,王婧瑩則很有默契地主動叉開雙腿,讓王正明趴在她的小腹下掰開濕淋淋的淫穴舔鮑,而王正倫則居高臨下的再度將肉棒插入她的口中,三個人的動作純熟一氣呵成,配合的天衣無縫,像是在吃珍饈美食般極盡口舌之能地吸吮舔啜性器官,將看得目瞪口呆的陳筱芳與林淑貞晾在一旁。

在吸了不知道多少妹妹的淫水後,王正明將她的雙腿向上推成M字型,隨即將已經硬得快爆的肉棒對準她發情的淫穴直捅到底,將她幹得忍不住吐出王正倫的肉棒讚嘆說:「哦…真爽…」

王正明微微一笑沒說話,只是擺動腰肢由慢而快的肏幹著她的膣屄,將她幹得忘情放聲大喊:「啊…啊…啊…有夠爽…啊…啊…」

王正倫看她那一副淫態大笑說:「大人大種矣閣嘛嘛吼,看我佮妳的喙空窒起來(都已經是大人了還這麼樣哭鬧,看我將妳的嘴巴塞起來)!」

說著,他就將剛剛被吐出來的肉棒再度插入王婧瑩的口中,兄弟倆就這樣一前一後的幹著妹妹上下兩張嘴,原本被王正明幹得正爽而狂叫不已的王婧瑩,嘴巴被王正倫的肉棒塞住只能發出含糊不清的嗚咽聲,並更使勁地吸吮著王正倫的肉棒,將他吸得咬牙切齒,忍不住罵了一句:「幹!有夠爽!」

生平首次親眼目睹活生生的真人在自己面前打炮上演活春宮,而且還是自己的丈夫與小姑的亂倫秀,陳筱芳與林淑貞真的是被眼前這極度的淫亂戲給嚇住了,妯娌倆從來沒有想過原來做愛可以這麼瘋狂、這麼爽!

對正在眼前上演的這齣丈夫跟小姑的兄妹3P相姦淫戲,她們從一開始覺得震驚與噁心,但慢慢的她們卻越看越入戲,身體居然逐漸興奮起來,一股莫名的私騷癢感在下體逐漸蔓延開來,淫水更悄悄地滲出,讓交疊著雙腿坐在沙發上觀戰的她們情不自禁偷偷地摩擦著大腿,交叉抱在胸前的雙手也偷偷地揉捏著自己的雙乳,盼能稍解體內不斷升高的慾火,但望梅止渴卻只是讓自己渴上加渴,失控的淫水居然從她們兩腿交疊的密處沿著大腿一路滑下來,在地板積成小水漥。
忽然,耳邊傳來了王正明一聲狂吼把正沉醉在意淫的妯娌兩人嚇了一大跳,仔細一看這才發現原來他已經在王婧瑩體內射精了,在將肉棒拔出後,白濁的濃精緩緩地從王婧瑩濕得一塌糊塗的淫穴口流出,如此淫糜的景象所造成的巨大衝擊居然讓她們兩人頓時腦中一片空白還沒搞清楚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就雙雙當場潮吹,前所未有的渾身酥麻高潮快感讓她們終於再也按捺不住異口同聲的淫叫:「啊…真爽…」

王正倫見狀大笑說:「遮兩箍看佮擋袂牢,想欲予人姦矣(這兩個傢伙看到受不了,想讓人幹了)!」

王正明擦了擦額頭的汗水笑說:「按呢你就過去姦啊,試看覓恁大嫂是啥滋味(這樣你就過去幹啊,試試看你大嫂是什麼樣的滋味)!」

王正倫不敢置信的說:「你講正經的嗎?按呢敢好?(你說真的嗎?這樣好嗎?)」

王正明點頭微笑說:「攏已經到遮坎站矣,歸去欲耍就耍予爽快!(都已經到這種地步了,乾脆要玩就玩個痛快!)」

說著他就站起來握著沾滿淫液的肉棒走到弟媳林淑貞的面前,托起她的下巴示意她張口含住,雖然林淑貞早已被逗得春情蕩漾,但僅存的一絲理智卻還是讓她緊緊閉著嘴巴搖頭抗拒,王正明將她的鼻子捏住讓她無法呼吸而不得不張開嘴巴,濕淋淋腥肉棒立即塞進她的口中,王正明獰笑問:「按怎,好食否(怎麼樣,好吃嗎)?」

林淑貞皺著眉頭想將他推開,無奈敵不過強橫的大伯蠻力壓制,只能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不甘心的搖搖頭,林正明得意地哈哈大笑說:「等妳共伊吮予硬就會變好食矣,毋過是用妳下跤的喙食(等妳將它吸硬了就會變好吃了,不過是你下面的嘴吃)!哈哈…」

林淑貞趕緊望了丈夫一眼,希望丈夫能夠出手相救,但讓她心碎的是:王正倫這時只顧著將大嫂陳筱芳推倒在沙發上,一邊壓制住大嫂不斷掙扎的手腳,一邊將她身上的衣物一件件剝去,居然連看都不看她一眼,看來大伯今晚是打定主意要強暴她,並任由自己的妻子給王正倫強暴了!

事情會演變至此,完全是她自作聰明要她的丈夫與大伯在她跟大嫂面前表演和小姑做愛的亂倫秀來羞辱他們兄妹,偏偏她跟大嫂又禁不起誘惑而潮吹,才會激起大伯跟丈夫的獸性交換彼此的妻子來強姦,說起來這全都是她咎由自取的報應,怪不得別人,只是連累了無辜的大嫂讓她過意不去!

想到此,林淑貞放棄了抵抗,認命地吸吮著王正明的肉棒,除了以靈巧的舌尖逗弄敏感的尿道口與肉冠,還主動伸手握住莖身輕輕擼著,讓王正明見狀大喜說:「按呢才著嘛,愈早用予硬,妳就愈早爽著(這樣才對嘛,越早將它弄硬,妳就愈早爽到)!」

她態度這樣的轉變,讓原本一直死命抗拒著小叔強姦的陳筱芳全都看在眼裡,也跟著放棄掙扎,於是妯娌倆都溫順地任由小叔與大伯將她們脫得一絲不掛,早就已經箭在弦上的王正倫立即扶著脹得通紅的肉棒對準陳筱芳那雜草叢生的盤絲洞「滋…」地一聲幹了進去,旋即開足馬力「啪啪啪…」急色地快速抽插,將早就情慾勃發的陳筱芳幹得淫水狂噴,雙手緊緊掐著小叔的腰彷彿像是在幫他出力般的大叫:「唉喲…閣較大力…著…就是按呢…真爽…我會去予你姦死(再大力一點…對…就是這樣…真爽…我會給你幹死)…」

受到陳筱芳淫聲浪語的感染,林淑貞的淫興也再度被挑起渴望著被幹,但大伯的肉棒才剛射精過沒多久,即令她使盡渾身解數的吹含舔吮逗弄卻還是遲遲無法進入狀況,讓她想要卻要不到而想要卻要不到而焦躁不已,只能一隻手握著大伯的肉棒狂擼吸吮,另一隻手則在她自己的胸部與陰部間來回亂摸自慰著。

忽然,她感覺雙腿被人左右拉開,然後陰部就被人一口含住「嘖嘖嘖嘖…」吸吮,她張開眼睛一看,發現小姑王婧瑩竟趴在地上幫她口交,從來沒有想過跟女人做愛的她一但落入曾被前夫調教過,擁有豐富性經驗、男女通吃的王婧瑩手中完全是招架無力,畢竟還是女人最了解女人,王婧瑩的舌尖每一次都在她最需要的時候滑過她最渴望被撫觸的部位及時搔到癢處,因此才一會兒功夫她就又再次來了高潮,狂噴而出的淫水全都被王婧瑩一滴不漏的照單全收。

看到不久前才被自己內射過一發精液的親妹妹居然只靠著一張嘴就把弟媳舔到高潮,王正明內心真的是激動莫名,而在一旁他的妻子正被他的親弟弟王正倫壓在沙發上用粗大的肉棒猛幹著膣屄,而他的肉棒則是一直被弟媳含在口中牢牢地吸吮著,眼睛所看到的,耳朵所聽到的,鼻子所嗅到的,肉體所感受到的,全都是毫無任何羞恥的淫亂因子,在這全方位的刺激下,終於讓他疲軟的肉棒再度抬頭挺胸硬了起來!

王正明立即將肉棒從林淑貞的口中抽出來,跪在地上舔鮑的王婧瑩很有默契地立即退到一旁把位子空出來,讓他將肉棒抵住林淑貞的淫穴,先在穴口旋磨了一陣子沾滿淫液充分潤滑後才將腰一挺狠狠地幹入林淑貞的陰道內,並立即「啪啪啪…」猛幹了起來,將她幹得忍不住大叫:「哦…有夠硬…啊…啊…幹死我了…啊…啊…」

既然在大哥這邊已經插不上手,王婧瑩便改到另外一旁正在埋頭苦幹著大嫂的二哥這邊,張開大腿跨騎在陳筱芳的臉上將陰部對準她正張得大大淫叫的嘴巴笑說:「阿嫂,恁尪濺置我裡底的物件,今馬攏總還妳(妳老公射在我裡面的東西,現在全都還妳)!」

說著她掰開陰唇,乳白色的精液混和著她的淫水就一滴滴滲出來全都滴進陳筱芳的口中,將她嗆得猛咳不停,想要起身將口中噁心的黏液吐掉,卻被王婧瑩豐滿的大屁股壓住,並將濕淋淋的陰部在她臉上磨擦說:「共我舐舐兮(幫我舔一舔)…」

身體被他們兄妹倆壓制無法動彈,陳筱芳無可奈何只能照辦,雖然從來沒幫女人口交過的她只是亂舔一通,但還是讓王婧瑩爽得渾身顫抖嬌喘吁吁,雙手環抱著王正倫說:「二兄,我下跤的喙共大兄的物件還予大嫂矣,今馬欲共二嫂的物件還你(我下面的嘴巴把大哥的東西還給大嫂了,現在要把二嫂的東西還給你)!」

說完她就對著王正倫的嘴巴吻了上去,王正倫張口相迎,兄妹倆的舌頭熱情地交纏再一起,王婧瑩果真將她剛才在林淑貞的膣屄內所吸出的淫水一點一滴的抹在王正倫的口腔內,兄妹各自的性器還同時玩弄著大嫂的上下二穴,將林淑貞搞得精神恍惚,有一種靈魂出竅的錯覺。

偌大的客廳充斥著男人沉重的喘息與女人愉悅的呻吟以及交合時肉體的撞擊聲,彷彿已經變成了已經變成了他們三女二男恣意交歡盡情宣洩淫慾的人間極樂天堂,眼下,他們已經忘了今夕是何夕,只想這樣一直幹下去,直到老天荒。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eXTReMe Tracker

小黑屋|手機版|Archiver|4U 成人論壇

GMT+8, 2023-2-5 21:40 , Processed in 0.023287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