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U 成人論壇

 找回密碼
 註冊
搜索




免費 A 片網 洪爺色情網 台灣限制成人網 GTR-X 情色站 十八美女網 色情 AV 排行 歐美多汁成人影片
AV情色網 最強中文色站 上我酷網 Coolsite 情色網 17歲淫女 天天插插成人榜 淫蕩兩千成人網

成人貼圖 | 成人電影 | 成人小說 | 色色成人電影城 | 免費A片下載
查看: 101|回復: 1

魅力熟男的豔遇札記--- 第三十章 弄假成真的亂倫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22-1-8 11:46:21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健身房的生意在朴允姬不眠不休的用心協助下越來越漸入佳境,一連三個月不但都有盈餘而且前來報名參加健身課程的新會員還與日俱增,加上一直都賣得不錯的韓式養生藥膳在政府振興券的推波助瀾下業績搶搶滾,現金收入應該足以支撐這家店繼續營運到明年沒問題,這讓李建德總算鬆了一口氣。

只不過對朴允姬來說,生意越好就意味著她越忙碌,畢竟當初在頂下這家店時李建德主要就是負責出資而朴允姬則負責出力,店內的大小事務大都是由她一手包辦而忙得不可開交,這一切李建德都看在眼裡,因此在每個月分紅時特別以績效獎金的名義多分了十萬元給她,但她卻不願意接受,李建德對她說:「妳不是想早日歸化台灣成為台灣人嗎?那就一定需要有足夠的財力才容易通過審核,更何況這家店大部分的業績都是妳打拼來的結果,所以妳絕對當之無愧!」

費了一番唇舌說好說歹,朴允姬總算是接受了,但是除了在金錢上的報酬外,李建德還得透過性愛來滿足正值花樣年華的她的情慾需求,才能讓她任勞任怨地為這家店打拼,雖然她的性需求並不強烈,店裡繁忙的工作更耗掉了她大部分的時間與精神,只需要偶爾給她一點慰藉即可,但是除了她之外,李建德還得花時間與精力陪趙英傑與劉明敏夫婦進行「社交」來拓展人脈,而這也確實讓趙英傑在事業上對他有所回報,建議他趁著現在景氣正好的時候重回營造業老本行,開設一家工程管理顧問公司,他會將目前公司內的部分業務交給他來做,令李建德暗自嘲諷自己真的是個撒精液來換取商業利益的「賣根撒士」!

不過最近這陣子趙英傑忽然沒有再請他到小套房吃飯後3P性交,李建德以為他總算是玩膩了淫妻3P而鬆了一口氣,正想找個假日再跟他的女人們一同到溫泉別墅好好度個假之際,卻沒想到他年邁的母親竟然在家裡暈倒了,讓他不得不放下一切將母親送到醫院。

所幸經過醫師初步的診斷他的母親只是地中海型貧血以及低血壓造成暈眩,但基於慎重起見他還是好說歹說的勸服了母親趁這個機會好好做個全身健康檢查比較保險,因為這一家醫院是由他之前所任職的公司轉投資設立的,不但硬體設備先進而且更網羅了一流的醫護人才,是台灣國內數一數二的知名醫療機構,以前在職時他與公司內其他高級主管們都是這家醫院的VIP會員,享有最高級別的醫療服務,即令他現在已經離職將近一年了,但醫院並沒有將他的VIP會員資格註銷,他與家屬仍然能夠在這一家醫院得到最好的醫療服務,所以他當然要善加利用了。

於是他推著輪椅帶著母親在醫院內各診科做檢查,看著頭髮已經從年輕時的烏黑亮麗變成銀白的母親,他內心真的是有無比的感慨,從小他的家境就不富裕,母親跟父親克勤克儉胼手胝足地將他與弟妹含辛茹苦的養育成人,雖然現在已經退休得享清福,但是陪伴她數十年的父親卻在幾個月前過世,讓她頓時失去了一個心靈的依靠,在一夕之間老了許多。

懷著些許感傷的心情,李建德推著輪椅將母親帶進餐廳內享用完上午體檢後的早餐後正準備要離開時,忽然被一個熟悉的女子聲叫住:「阿德,你怎麼來這裡?」

李建德抬頭一看竟然是趙英華,不禁大吃一驚說:「我帶我媽來做全身健康檢查啊,妳怎麼會在這裡?」,說著便向自己的母親介紹趙英華說:「媽,這一位就是我跟您提過的趙英華。」,然後再向趙英華介紹他的母親說:「英華,這一位是我媽。」

趙英華這才趕緊向李建德的母親鞠躬說:「伯母您好,我是趙英華, 是阿德的朋友,初次見面請您多多指教。」

李建德的母親笑逐顏開點頭說:「趙小姐您好,妳的事我都聽阿德說了,小君好嗎?她一定長的跟妳一樣漂亮,改天帶來家裡讓我看看吧。」

趙英華紅著臉說:「其實小君越大就跟阿德長得越像,我這個星期日就帶她過去給您看,不知道方便嗎?」

李建德的母親笑著猛點頭說:「當然方便啊,歡迎妳們隨時來家裡坐坐。」

趙英華高興地說:「謝謝您,這幾天輪到我在醫院照顧我爸,這個星期日我一定帶小君去拜訪您。」

李建德驚訝的問:「趙常董住院了?他還好吧?」

趙英華勉強一笑說:「他前幾天一早醒來時發現身體不能動了,送醫後才知道是小中風,目前還好。」

李建德大感意外說:「真想不到竟然會發生這種事,我可以去探望他一下嗎?」

趙英華猶豫了一下後點頭說:「嗯,好吧。」

於是李建德就推著輪椅跟著趙英華一同到最頂樓的VIP單人豪華病房,當李建德看到過去在公司內總是霸氣十足處事明快剽悍睥睨群雄的趙常董,如今卻是鬚髮皆白雙眼無神病懨懨地斜躺在病床上時不禁心生憐憫,正想開口問候時趙英華卻先說:「爸,阿德和他的媽媽一同來探望您了。」

李建德趕緊向前跨了一步恭恭敬敬的鞠躬說:「趙常董您好,我是李建德,這一位是我母親,祝您早日康復。」

趙常董瞥了他們一眼,一開始還面無表情,但沒多久忽然不可置信地睜大眼睛嘴唇激動地不住顫抖,過了半晌才總算勉強發出聲來:「韻…如…表妹…」

在場的其他三個人都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的楞了一下,幾秒後李建德的母親忽然摀著嘴熱淚盈眶,大約過又了三分鐘左右才哽咽地緩緩輕喚了一聲:「表…哥…」,這讓趙常董立即紅了眼眶,兩位年逾古稀之齡的老人就當著他們兒女的面前激動相擁而泣。

表兄妹倆耳鬢廝磨地哭了一會兒,情緒總算逐漸平復下來,趙常董這才問:「這麼多年,妳是到哪裡去了?我找妳找了好幾年,一直都找不到妳,只好告訴自己妳應該是已經結婚生子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而放棄。」

李建德的母親擦乾了臉上的淚水說:「真是辛苦你了,當年我流產後罹患憂鬱症住進了精神療養院,過了很久病情一直沒有好轉的跡象,我爸媽怕會耽誤你前途,同時也希望找一個安靜不受打擾的地方讓我好好調養,才不告而別的搬到南部去,後來在南部一家療養院療養時遇到了在院內工作的丈夫,在他體貼無微不至的細心照顧下,我的病情終於逐漸好轉痊癒,當時從親戚口中得知你已經結婚了,我很傷心但也只能祝福你,後來我的丈夫得知事情的原委對我非常同情,就這樣我們慢慢地愛上對方,於是我就改了名字與他結婚攜手共度一生,直到幾個月前他才與世長辭。」

趙常董嘆了一口氣說:「原來是這樣啊,難怪我一直都找不到妳,想不到表妹夫這樣的好人竟然過世了,真是令人遺憾…不知不覺間我們都已經老了,這一次小中風雖然我僥倖沒死,但大概也剩下沒多少時間了吧,能夠在有生之年再見到妳,我已經沒有任何遺憾了。」

李建德的母親心疼的說:「你千萬不要這樣詛咒自己,雖然我們不能在一起,但是你事業成功而且還有幸福美滿的家庭,子孫滿堂承歡膝下,有這麼多愛你的家人,你一定要長命百歲啊,更何況你應該還沒有見過阿德和英華兩人的孩子吧?」

雖然這話是為了鼓舞趙常董,但卻讓李建德與趙英華陷入了極度尷尬的局面,因為趙常董與他的母親既然是表兄妹,那麼他與趙英華兩人當然也是表兄妹,然而他們卻在不知不覺中亂倫了。

對自己的女兒跟有夫之婦未婚生子,個性一板一眼的趙常董一直是無法接受的敗德行為,才會將趙英華逐出家門,將李建德趕出公司。而今他們更成為亂倫表兄妹,趙常董肯定更無法接受!

但是讓他們大感意外的是,趙常董竟然只是淡淡地說:「一切都是命運的捉弄!」

李建德的母親也說:「是啊,都是命運的捉弄,這也算是老天可憐我們當年無法結合,所以由我們的兒女來代替我們完成心願,你就原諒他們吧。」

趙常董沉默了半晌後對李建德與趙英華說:「等我出院後,你們帶著小君回家住幾天吧,我到現在還沒有見過這個外孫女 。」

得到父親的諒解,趙英華臉上立即綻放燦爛的笑容說:「謝謝爸爸,您一定要快一點康復,我和阿德一定帶著小君回家給您看。」

相對的李建德卻無法高興起來,因為他很清楚他不但在無意中與趙英華這個表妹亂倫生子,而且還跟妮妮這一位表姪女以及劉明敏這一位表嫂亂倫,雖說不知者無罪,但是忽然在一夕之間他從一個普通的好色男變成了一個踐踏道德的三重亂倫渣男,卻怎麼樣也無法令他釋懷 ,不禁暗中自嘲:是不是該改名為「李踐德」才對?

無論如何,他們家與趙家橫跨兩代藕斷絲連的情緣能夠有這樣相對圓滿的結局他已該謝天謝地了,眼下最重要的事情莫過於確實保守好他跟妮妮與劉明敏發生性關係的秘密,否則萬一讓趙常董知道了恐怕會氣得再度中風,到時候他可就真的是罪無可赦了。

懷著這樣的心思,他在一個多月後的星期六和趙英華帶著小君回娘家,趙英華的兄姊們全都回來參加慶祝趙常董康復出院的家宴,當趙常董見到了小君時,平常不苟言笑嚴肅的臉彷若春回大地瞬間融化,對李建德笑說:「小君真可愛,長得跟你母親小時候好像。」

李建德也笑著回答說:「是啊,很多人都這麼說呢,因為她像我,而我本來就長得比較像我媽。」,說著他對小君說:「小君,這是外公喔,快過去給外公抱抱。」

小君乖巧地走了過去對趙常董恭恭敬敬地叫了一聲:「外公!」

趙常董慈祥地摸了摸她的頭,彷彿看到了他年輕時跟表妹那一個沒能保住的孩子再度轉世,不禁眼角泛著淚光將她一把抱起說:「小君真乖,阿公最喜歡妳啦。」

這一場溫馨的祖孫情令在場的人都十分感動,趙英傑卻拍著李建德的肩膀一語雙關地說:「阿德,難怪我們會那麼投緣成為氣味相投的好朋友,原來我們竟然是表兄弟啊,哈哈…」


李建德聽出了他話中的另一層涵義只能苦笑以對,而站在身旁的劉明敏則是雙頰迅速飛紅,並且以充滿情慾的水汪汪大眼望著他曖昧地一笑,令他的心臟猛然狂跳了一下。

果然在酒過三巡後,趙英傑在他的耳畔悄聲說:「阿德,今天晚上十二點記得到三樓左邊最裡面的房間,咱們跟明敏好好玩個痛快!」

李建德為難地回答說:「這樣不太好吧?這麼多人都在家裡,萬一被人發現了可就慘了。」

趙英傑微笑說:「不必擔心,我都安排好了,三樓今晚就只有我和明敏跟你與英華及小君住,其他人則是住在二樓及另外一幢房,家裡的隔音很好,就算我們火力全開別人也聽不到,你就等英華與小君都睡著後再過來,如果真的有人來了,到時候就說我們睡不著在一起喝酒聊天就好了。」

看趙英傑胸有成竹的模樣,李建德也就不再多說些什麼了,況且這一陣子他一直都在店裡與照顧母親兩頭忙,而趙家上上下下也都因為趙常董住院而人仰馬翻,趙英傑與劉明敏大概也跟他一樣已經好些日子沒有做愛了,才會迫不及待的想要在今晚再度同歡共樂。

只不過在這之前,他必須先做完「家庭作業」才行,因為這陣子他暫時「停雞」等著被安慰的不光是劉明敏,趙英華更是在將女兒安頓好哄睡回到房間後就風情萬種地撩了一下秀髮望著李建德的雙眼媚笑說:「我的大表哥,小君已經睡著了,我們也睡吧。」

李建德苦笑說:「臭臭的小表妹,這麽多年來我們經常以表兄妹互稱,想不到真的弄假成真了。」

趙英華親暱的雙手摟著他的脖子跨坐在他的大腿上笑說:「是啊,親上加親,那不是很好嗎?」

李建德苦笑說:「可是如此一來,我們不就亂倫了?」

趙英華溫柔的輕撫著他的頭髮微笑說:「亂倫就亂倫,只要我們過的快樂就好了,以前我爸跟你媽年輕時相愛不也是亂倫嗎?他們當年還打算結婚呢,雖然最後沒能在一起各自嫁娶,但是到現在即使已經步入晚年了還是深愛著彼此,有多少戀人能夠這樣?」

李建德搖搖頭說:「那不一樣,以前的時代法律允許表兄妹、表姊弟結婚不認為那是亂倫,現在已經不允許這樣做了。」

趙英華深情地望著他的雙眼微笑說:「以前允許表兄弟姊妹結婚不認為那是亂倫,現在卻不允許,可見得是不是亂倫根本沒有絕對的標準,會因為時代、地區與文化而不同,許多先進國家不但允許表兄妹表姊弟結婚,甚至於堂兄妹堂姊弟結婚都可以,難道他們的道德水準有比較低落?更何況,我根本不要結婚,只要能夠愛你就可以了,不管你是不是我的表哥都一樣!」

這一番話令李建德既佩服又感動,輕摟著趙英華的纖腰柔聲說:「我也愛妳啊,我只是捨不得妳跟小君承受社會上異樣的眼光…」

他話還沒說完,嘴巴去卻已被趙英華溫熱柔軟的雙唇堵住,是的,愛不需要太多言語,而是要用心去感受,這才是愛的真諦!

而當心感受到濃濃的愛,慾望也隨著你來我往的舌尖糾纏以及不住緩緩蠕動的肢體接觸肌膚相互廝磨而不斷升高,令他們猴急地將對方身上的衣物褪去隨手拋在床上,早已一柱擎天的肉棒在趙英華潮濕的溝縫間摩擦強烈的刺激,兩人不禁呼吸急促起來,雖然他們倆做愛的次數次已經多到數不清了,但是這一次他們卻是在已經得知彼此是有血緣關係的表兄妹的情況下做愛,心中都湧起了前所未有的異樣感覺而興奮莫名,李建德猴急地想直接一桿進洞幹個痛快,然而趙英華卻故意不讓他得逞,一手抓住肉棒只允許他在外面磨卻不得其門而入,搞得他慾火焚身的哀求說:「我的好表妹,別捉弄我了,快讓表哥我插進去吧。」

趙英華慧黠地吃吃笑說:「不可以喔,插進去了那我們就亂倫了,我們是表兄妹欸,怎麼可以近親相姦呢?」

雖然她嘴巴這麼說,但卻緊緊抓著李建德躁動不已的肉棒在她濕滑的肉縫外摩擦,粗大堅硬的火熱龜頭被她柔軟濕熱的嫩肉挑逗的脹的通紅,而她自己也被弄得淫水狂流,並發出陣陣的嬌吟,顯然是存心挑逗,搞得李建德感覺快爆炸!

於是,李建德再也不忍了,雙手托著她的豐臀霍然站起,粗大的肉棒也順勢幹進了溫暖潮濕的淫穴內,將她幹得忍不住驚呼了一聲:「啊…大表哥,你怎麼可以偷襲我呢?真是太奸詐了…唔…好硬…」。

李建德大笑說:「臭臭的小表妹,我哪有偷襲妳啊!明明是妳自己說亂倫就亂倫,只要我們過的快樂就好了,還自己用手抓著我那一根放到妳的下面磨,怎麼可以惡人先告狀,倒打我一耙呢?」

話才剛說完,他就托著趙英華的豐臀懸空使勁地抽插起來,趙英華生怕會被他肏飛出去,只好雙手雙腳死死地盤住他,眉頭微蹙地嬌吟:「啊…這樣插的太深了…我會受不了…啊…啊…」

李建德笑說:「才被我插沒幾下就受不了,這樣要怎麼跟我亂倫快樂一輩子呢?看我這個大表哥怎麽把妳這臭臭的小表妹幹得飛上天,我幹…幹…幹…」

遭到巨大重擊的趙英華被幹得渾身酥麻,淫水有如尿失禁般狂瀉而出,此時的她早已神智模糊兩眼迷離,四肢發軟連抱住李建德的力氣都沒有軟綿綿地垂了下來,口中也只能發出微弱的呻吟聲。

李建德得意地一笑將她輕輕放下臥趴在床上,讓她的臀部高高地翹起,然後將濕淋淋泛著水光的肉棒從後面再次插入她的淫穴中,扶著她的纖腰「啪啪啪…」地肏起來。

雖然剛剛才來過一次高潮而疲憊不堪,但是趙英華仍然勉強翹著屁股迎合著他堅硬的肉棒在多汁嫩穴內奮力抽插,粗大的龜頭稜冠來來回回不斷地刮著敏感的陰道皺褶,每一次都將快感向上進一步推升,很快地她就再來一次高潮,四肢撐不住身體的重量而趴在床上。

然而李建德不但一點都沒放過她的意思,反而還整個人壓在她的背上像是在打樁一般比剛才更加用力地猛幹,每一次都用盡全力直抵花心,將她幹得忍不住輕聲呻吟,全身的毛細孔也滲出了點點汗珠,全都讓李建德輕舔吞噬入腹,富含女性費洛蒙的香汗就像是天然的春藥,令他肉棒硬到了極點,澎拜的慾望在血管內焦躁地四處亂竄,驅使他卯足了全力埋頭猛插亂捅,彷彿將肉棒磨下一層皮也在所不惜。

趙英華哪承受得了這樣猛烈的攻勢?隨著粗大的龜頭再次猛力撞擊子宮頸口,濕滑的陰道忽然急速收縮將肉棒緊緊地勒住,終於像觸發了鎗砲的扳機一般,令李建德早已蓄勢待發的精液瞬間狂射而出,全部灌注進她的子宮內。

經過剛才一番狂風暴雨般的激戰後,現在房間內顯得異常的安靜,除了兩人逐漸趨於平穩的喘息聲外就再也聽不到其他的聲音。

趙英傑說得一點都沒錯,趙家每一個房間的隔音做得非常好,如此安靜的環境,讓歷經多次高潮的趙英華帶著一抹滿足的微笑沉沉睡去,望著她美麗的睡容,李建德從她的身上退了下來,從床頭面紙盒抽出幾張面紙先幫她將正不斷向外流出精液的陰部擦拭乾淨,再將已經變軟萎縮的肉棒擦乾淫汁,才走進浴室內沖澡。

洗完澡回到床上趙英華依然在繼續沉睡,即使李建德在她的臉頰上親了一下依然沒有醒過來,顯然剛才連番的高潮真的讓她耗盡了元氣需要好好的睡上一覺不可。

相反的,李建德或許是平常的定時定量健身習慣使然,還是精神奕奕毫無一絲疲倦的感覺,但更多的是與趙英華之間弄假成真的亂倫對他的刺激太大,讓他到現在還是覺得非常不真實,而且再過一會兒他還要到趙英傑與劉明敏的房間跟他們夫妻倆進行3P亂倫性交,他還在猶豫到底要不要去?

 樓主| 發表於 2022-1-8 11:56:34 | 顯示全部樓層
就在他舉棋不定際,關上聲音的手機忽然震了一下,他趕緊拿起一看,原來是趙英傑發了個訊息給他:「阿德,已經快十二點了,快過來聊天吧。」

本來他還想藉口說他太累想睡了予以回絕,但趙英傑卻又再發一個訊息說:「快過來吧,明敏已經等你很久了! 」

腦海一浮現平常端莊高雅的劉明敏脫得一絲不掛的任由他與趙英傑輪姦而淫水橫流婉轉嬌啼欲仙欲死的模樣,他頓時像是被人催眠了一般輕輕下了床,在確認了趙英華仍然在繼續沉睡中,才拉開房門像是作賊一樣躡手躡腳地走到趙英傑與劉明敏的房門前輕輕敲了二下。

趙英傑開門見到他來了高興的說:「快進來吧!」

走進房間內,只見穿著一襲紅色透明薄紗性感睡衣劉明敏兩條修長的腿交疊坐在沙發上,手上握著一個高腳杯優雅地輕啜著紅酒,對他舉杯嫣然一笑說:「阿德,快請坐下來跟我們喝一杯吧。」

趙英傑遞了一杯紅酒給他後也笑說:「對啊,晚來的罰三杯,三杯紅酒下肚後大家醉茫茫的才能盡『性』,你說是不是啊?哈哈…」

李建德苦笑說:「你們是我的表哥表嫂,這樣子是亂倫欸。」

趙英傑哈哈大笑說:「就是亂倫才更爽啊,你和英華不也是在知道彼此是表兄妹後,還繼續睡在一起?」

李建德紅著臉說:「那不一樣,我跟她已經有了孩子,是實質上的夫妻,總不能要我始亂終棄吧?」

趙英傑大笑說:「原來只要有孩子,即使明知是亂倫還是要繼續亂下去喔?那太好了,明敏也懷了你的孩子,你可以放心大膽地繼續跟她睡!」

聽到這句話李建德差一點將剛喝進口中的紅酒噴了出來,勉強忍住卻嗆到而咳個不停,劉明敏趕緊幫他拍背並轉頭對趙英傑嬌嗔說:「 你別亂講話,看你把阿德嚇成這個樣子,要是傷到了肺部到時候怎麼跟表弟妹及英華交代?」

接著她又對李建德說:「阿德你別聽他亂講,我一直都有在吃避孕藥,才沒有懷孕,他是故意嚇唬你的。」

李建德這才放下心來苦笑說:「原來如此,我還真的被嚇了一大跳呢。」

劉明敏嬌嗔說:「這個人就是愛胡說八道,有些玩笑不能開他也不管,完全沒分寸,我們喝酒不要理他。」

趙英傑哈哈大笑說:「好老婆別生氣啦,開了玩笑嘛,既然妳這個當表嫂的這麼疼愛表弟,就不該用一般的方式跟阿德喝酒,妳說對不對呢?」

劉明敏愣了一下,隨即會意過來紅著臉點了點,便拿起酒杯自己喝了一口含在口中跨坐在李建德的大腿上,捧著他的臉以口對口的方式將紅酒餵給他喝。

李建德被她這突如其來的舉動嚇了一跳,一開始只能發愣地被動接受,然而在劉明敏一口接一口不斷地餵酒以及溫香軟玉的嬌軀的磨蹭下,他的慾望逐漸再度被挑起,肉棒再度硬起來抵住劉明敏早已濕潤的柔軟陰道口,隨著劉明敏往復來回的磨蹭兩人的呼吸漸漸越來越急促,輕薄的衣物包覆住熱得發燙的皮膚令他們感覺快窒息,兩人很有默契地同時動手為彼此褪去身上的累贅。

當劉明敏身上最後一件高級黑色蕾絲丁字褲被褪下後,李建德立即雙手摟著她的細腰將她高高抱起撲倒在軟綿綿的床上,這突如其來的舉動雖然將她嚇了一跳,但隨即被李建德狂風暴雨般的熱吻撒在她的耳垂、脖子、胳肢窩以及乳尖等敏感部位而逗得吃吃笑起了來說:「不要啦…好癢…嘻嘻嘻…」

但她越是閃躲,李建德就越是故意地舔遍她的全身,並逐漸往下移到肚臍、腰身、恥骨,最後落在她那修剪得整整齊齊還噴上高級香水的黑森林上,舌尖一勾就將她兩片緊閉的陰唇撥開直接探入正不斷滲出蜜汁的花徑內上下左右地舔弄,將她逗得氣喘吁吁媚眼如絲地輕聲呻吟。

雖然趙英傑已經不是第一次看到自己的妻子如此騷浪的淫態,但這一次或許是他們首次以表叔嫂的身分相姦,她的神情比起之前更加害羞,心理的衝擊帶給她肉體的刺激也更倍增,以至於反應也比平常更加強烈,在一旁全程目睹一切的趙英傑心情更是激動到不行,肉棒硬得微微發痛,他急不可耐地一把揪住妻子的頭髮粗暴地將肉棒直接捅進她的口中緩緩抽插。

上面的嘴被丈夫的肉棒肏幹下面的嘴被丈夫的表弟吸吮,對於女人來說再也沒有比這更羞恥感破錶、更刺激的事情了,因此被這一對表兄弟玩了幾分鐘她就來了一次高潮,大量泉湧而出的淫水將李建德的臉弄得黏糊糊,李建德不得不停下來深呼吸一口氣。

趙英傑看到他那狼狽不堪的模樣忍不住笑說:「阿德,你在明敏的下面洗臉,是把她的下面當成臉盆嗎?雖然她已經生過兩胎了,但過了這麼多年她的身體大致都已經恢復到從前的狀況,難不成這陣子她的下面都被你幹鬆了嗎?」

聽到這話劉明敏立即吐出肉棒罵道:「臭老公,是你自己愛看自己的老婆給人玩,我才全力配合你這變態的需求,現在卻反過頭來笑我的下面被阿德玩鬆了變得跟臉盆一樣大,既然這麼嫌棄,那我就不玩了。」

說著她果真站了起來拿起散落一地的衣服穿回身上作勢要離開,趙英傑趕緊拉住她陪笑說:「好老婆別生氣,我只是開個玩笑嘛,幹嘛當真呢?我知道妳一直都保養得很好,跟二十幾歲時一樣年輕漂亮又緊緻,倒是我真的逐漸老了,怕不能滿足妳,才找
阿德來幫忙啊,別生氣了好不好?」

這一番話讓劉明敏頓時心軟了下來,但是卻還是故意嘟著嘴假裝生氣,趙英傑笑了笑將她一把抱入懷中,劉明敏假意掙扎說:「放開我,你要幹什麼?我說過我不玩了…」

趙英傑沒等她把話說完就先用吻將她的嘴巴封住,同時還挺起肉棒朝她的陰部猛頂,將龜頭在她濕滑的陰蒂磨個不停,將她逗得氣喘吁吁渾身發軟無法動彈,只能閉著眼睛任由丈夫的舌頭侵入自己的口腔內恣意地攪動著,而她則是隨著持續升高的快感,被吻住的嘴巴不停地發出「唔…唔…」含糊不清的聲音,不知道究竟是爽快還是在抗議?

在一旁觀戰的李建德見時機成熟了,立即靠過去沿著劉明敏細心保養毫無瑕疵的美背由上而下地一邊愛撫一邊親吻,最後蹲了下來握住趙英傑那跟已經激動地從尿道口滲出些許黏液的肉棒插入劉明敏那正在向下滴著淫水的水濂洞內,濃稠的乳白色液體全都被粗大的龜頭擠了出來,性器交合的快感令趙英傑在本能的驅使下擺動腰肢緩緩地幹著妻子的淫穴。

「啊…啊…老公…你…好硬喔…我好爽…啊…啊…」在趙英傑逐漸加速抽插下,劉明敏早已將剛才的不愉快拋到九霄雲外雙臂緊緊勾住丈夫的脖子,不斷挺起小腹正面迎合著肉棒的抽插,不一會兒就兩腿發軟後仰倒在床上,正幹得興起的趙英傑順勢也跟著壓了上去,他那根又粗又長的肉棒更直挺挺的狠狠幹到最深處直抵花心,將劉明敏幹得淫聲浪語叫不停,這又反饋成鼓舞他益發勇猛的卯足全力向前幹,粗大火燙的龜頭不斷來來回回穿梭於濕濡的小穴而發出咕嘰咕嘰的聲音,更如唧筒般將源源不絕的淫水抽出噴灑在整張床單上,而劉明敏已經數不清自己究竟來過多少次的高潮了。

與此同時,李建德儘管一直保持冷靜扮演為趙英傑「助攻」的角色,但是近距離看著他們夫妻倆幹得天昏地暗,連他們身上所散發的淫靡體味都清晰可聞,讓他熬得非常難受,剛好趙英傑喘著氣對他說:「阿德,我要射了…待會換你接手吧…啊…射了…」

望著他們夫妻倆渾身熱汗淋漓交疊在一起喘著氣的肉體,李建德原本想就這樣悄悄地返回自己房間內不去打擾他們,不過他才剛動了一下趙英傑就睜開眼睛望著他說:「你等我一下,我馬上起來。」

說著他果真從劉明敏身上起身,當他那已經軟化萎縮的肉棒退出後,濃稠的乳白色精液立即從陰道口流出,他趕緊抽了幾張面紙將劉明敏的下體擦拭乾淨,才對李建德說:「換你上了,表弟!」

他之所以故意稱李建德「表弟」用意很明顯,是要特意強調這一次他們三個人都是明知故犯的亂倫3P性交,這樣的背德感果真將李建德的肉棒刺激得硬到發痛,於是二話不說地兩手各抓住劉明敏一條美腿,就將肉棒插進她的小穴內,由於經歷過多次的高潮又剛剛才被内射過,她的小穴非常濕滑,所以李建德一插入後就開足馬力的劈劈啪啪猛幹起來,這猛烈的攻勢將還在昏睡的劉明敏幹得悠悠轉醒,但是元氣還未恢復的她只能無力地發出微弱的呻吟,任由李建德粗大的肉棒在她的陰道內狂姦。

這樣的光景在趙英傑眼中,彷彿是看到了自己的老婆正在被人強姦一般,心裡面感到酸酸的既不甘又興奮,不久前才射過一次的肉棒受到這樣的刺激竟然又再次硬了起來,令他完全不敢置信而喜出望外地立即跨到妻子面前將肉棒插入她的口中死命的肏幹,可憐的劉明敏在他們表兄弟倆上下夾攻下被幹得口水與淫水直流幾乎快虛脫了。

看到趙英傑如此興奮的模樣,李建德情緒也受到了感染,在人夫之前姦人妻已經是驚世駭俗的背德行為,現在他在明知對方是自己表嫂的情況下與自己的表哥一同姦淫她,更是離經叛道至極,這讓從小到大一直都循規蹈矩的他,終於嘗到一種掙脫所有世俗規範枷鎖無拘無束的自由!

這樣的自由徹底釋放了他內心狂野的魔獸,讓他彷彿嗑了藥一般拋掉所有的理智與顧慮,順從原始本能的驅使在劉明敏的身體裡盡情的馳騁,像是永無休止般抽插又抽插,直到房間空調冰涼的冷風吹來令早已渾身汗水淋漓的他不由自主地顫抖了一下,醇厚的濃精也幾乎在同一時間狂瀉而出,全都噴射灌注進劉明敏的子宮內。

在另一頭,趙英傑也將二度射精後的肉棒從妻子的嘴巴抽出,乳白色的精液立即沿著口角滴落,讓她那一張高雅秀麗的臉龐變得淫亂至極!

三個人都疲倦不堪地閉著喘著氣,也不知道過了多久,表兄弟倆不約而同地睜開眼睛滿足地相視而笑。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eXTReMe Tracker

小黑屋|手機版|Archiver|4U 成人論壇

GMT+8, 2022-1-29 09:06 , Processed in 0.020220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