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U 成人論壇

 找回密碼
 註冊
搜索




免費 A 片網 洪爺色情網 台灣限制成人網 GTR-X 情色站 十八美女網 色情 AV 排行 歐美多汁成人影片
AV情色網 最強中文色站 上我酷網 Coolsite 情色網 17歲淫女 天天插插成人榜 淫蕩兩千成人網

成人貼圖 | 成人電影 | 成人小說 | 色色成人電影城 | 免費A片下載
查看: 41|回復: 1

魅力熟男的豔遇札記----第二十三章 趙常董的秘密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21-8-26 16:34:44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俗話說:「人無百日好,花無千日紅」,在這個世界上沒有人是永遠順遂,大部分人的人生都是起起伏伏、禍福相倚苦樂參半,即使是含著金湯匙出生的天之驕子也不可能一生都事事如意,更遑論一般的普羅社會大眾了。對此,白手起家的李建德感觸最深,從小他總是必須付出比別人更多的努力才能夠追上與別人在現實生活上的差距,這讓他從來都不相信那種「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之類的童話故事,也因此他對於突如其來的逆境也多能處之泰然,只不過他卻萬萬沒有想到他竟然會被服務了二十多年的公司給資遣了!


除了他以外,另外還有二十幾個人和他一同被資遣,公司方面說是因為武漢肺炎對經濟造成衝擊才不得不忍痛進行裁員,但事實上他很清楚疫情對於營建業的影響甚微,甚至於還因此造成台商與外資企業大舉回流而紛紛建廠或購置辦公室使得營建業呈現近十年來的新一波榮景,此時進行裁員根本毫無道理!


就在他忿忿不平想要去人事部理論之際,趙英傑卻先來到他的辦公室對他說:「你和英華的事,我爸都知道了!」


這開門見山的一句話讓他整個人瞬間像是血液凝結了般張大嘴巴傻在那裏:「啊…」,似乎是不敢制信,但見趙英傑一臉嚴肅的表情,他終於了解到這一波裁員原來是趙常董在對他公報私仇!


李建德很清楚:天底下沒有能夠永遠保守的秘密,他和趙英華的事情早晚都會被她的家人知道,而他也必然要為此付出代價。只不過如果只有他一個人被資遣也就罷了,現在趙常董為了掩飾報復他的企圖而把其他二十幾個人也一同資遣,這種殃及無辜的手法讓他感到非常的卑鄙,同時也讓他對那二十幾個人感到非常抱歉。


但他確實就是將趙英華這一位趙常董的掌上明珠破處開苞,而且還讓她懷孕生子,這不但讓趙常董想利用她的婚姻作為商業結盟的如意算盤落空,更可能毀了趙英華一生的幸福,這是無法否認的事實。因此他瞬間像是顆洩了氣的皮球一般,面無表情默默地收拾著他的個人物品,趙英傑也一言不發的站在一旁看著他裝箱打包,心中有無比的感慨!


雖然他跟李建德兩個人無論在出身背景與個性上都截然不同,但是他們在第一次見面時卻是一見如故立刻就成為好朋友,這麼多年來,李建德在工作上給了他很大的幫助,讓他從一個別人眼中整天只會吃喝玩樂不學無術的公子哥,逐漸脫胎換骨變成一位學有專精、辦事能力超強的董事,而他也投桃報李的盡力提拔李建德這一位沒有靠山但務實勤奮的好哥們,讓他從基層一步步地往上爬,成為備受公司高層賞識的人才,終於做到了工務部副理的位子。


除了在工作上兩人合作無間相互提攜外,在私底下他也常帶著李建德四處尋歡玩樂,雖然大部分是工作上的交際應酬之所需,雖然他總是說:「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樂於跟李建德分享他的女人,也曾一同肏過鄭詩欣與Maggie,然而李建德卻一直無法克服心理障礙真正放開來玩,但如今回想起過去哥倆一起幹過的種種荒唐事,還是會讓他心裡面覺得暖洋洋。


從小他一直都在嚴格的家庭教育下長大,一板一眼的嚴肅氣氛讓他快喘不過氣來,即使是自己的親兄弟姊妹也無法像一般家庭那樣親密的玩在一起,各自都有學不完的才藝、讀不完的書,使得他備感孤獨。因此在出國留學後,他一脫離了父親的掌控,就立即如脫韁的野馬一般大玩特玩,以縱情聲色向他的父親做另類的抗議,直到遇到了李建德他才像是找到了失散多年的兄弟一般親切,因此他才會幾乎不管什麼都想和李建德分享,即使他的女兒妮妮在因緣巧合下愛上了李建德並被他給開苞,他還是一點也不責怪李建德,認為那是命運捉弄人!


正因為如此,當他老爸趙常董一手主導要將李建德等二十幾個人資遣時,他在竭盡全力阻止無效後,便退而求其次轉向在董事會上盡可能為李建德等人多爭取一些資遣費,講到激動處甚至於還大動肝火的捶桌子說:「這二十幾位同仁把他們的青春都奉獻給了公司,現在他們都已步入中年正是負擔家計最沉重的時候,公司卻要將他們資遣,多給一點資遣費也是應該的吧?」


平常溫和有禮的他,忽然像是變了個人似的態度如此強硬,令在場每一個人都大感意外,從來沒見過自己的兒子這副模樣的趙常董也頗為驚訝,父子倆四目交接互瞪了一會兒,一向在公司內呼風喚雨慣了的趙常董竟然被他的氣勢給壓了下來將目光移開,掃視在場其他人一會兒後說:「英傑說的也不無道理,各位認為怎麼樣?」


這一次的資遣本來就是趙常董在主導的,既然他都已經表態接受了趙英傑的提議了,董事會內其他人自然是不可能會有什麼意見,於是,董事會就決定按照原本每個人的服務年資所計算出來的金額加倍發給資遣費,還以買回這幾年來公司配發以及他們自己所購買的公司股票作為庫藏股的方式,另外又給了他們一筆錢,整個算下來李建德總共拿到一億多元,足夠讓他即使不工作也能夠過著比起大部分人都還要優渥的生活了。


然而對李建德而言他所在意的並不是錢的多寡,而是他貢獻了青春歲月、付出無數心血所服務的公司竟然在毫無預警的就將他給資遣了,這真的叫他情何以堪?雖然滿腔的不平,但這也是他自己禁不起誘惑幹了人家的女兒所造成的,因此他即使是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也只能認了。


只不過驟然丟了工作讓他一時之間不知道何去何從,他的朋友們都還沒下班,他無人可以傾訴滿腔的鬱悶,現在時間還太早他無法去買醉,更不想回到家中等妻子回來後看他落魄的模樣,想來想去最後只有那一間愛的小屋是他唯一可以暫時逃避一切讓他放空的避風港。


於是他頭也不回的把車直接開往愛的小屋,一進入屋內他將那一箱私人物品隨便往角落一放,他就躺在長條沙發上頭枕著雙臂什麼事情都不做的望著天花板發呆,隨著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他動也不動的不知道躺了多久,天色也逐漸暗了下來,正想起身開燈,門鈴卻「叮咚」響了起來,他立即像觸電一般彈起,在右手開門的同時左手也按了牆壁上的電燈開關。讓他感到驚訝的是:來訪的人竟然是楊淑芳!


他正要問明來意,楊淑芳倒是先開口說:「你被資遣的事我已經聽趙英傑說了,你還好吧?」
雖然李建德和楊淑芳已經相識了二十幾年,兩人做愛的次數更是多到數不清,但是幾年前那一次在鬼使神差下她與趙英華以及江映雪不約而同的前來這間愛的小屋為他慶生後, 這還是她第一次單獨來訪,很顯然她是擔心李建德才會如此急著趕來。


李建德對此當然是心知肚明對她的關懷非常感激,但卻故作輕鬆的說:「妳的消息還真靈通啊,妳放心,我活到這把年紀了,上有高齡父母下有年幼子女要養,還有妳們幾位大美女要『照顧』,絕對不會只因為被資遣就做傻事走上絕路的。」


楊淑芳一向是刀子口豆腐心絕對不輕易對男人表達自己的感情,被他一語道破心事不禁臉一紅說:「呸,什麼『照顧』不『照顧』的啊?真是一點都不正經!」


李建德涎著臉笑嘻嘻地將她一把摟住抱在懷中說:「就是這樣『照顧』啊!」,說罷就含住了她的豐潤柔軟的蜜唇,雙手也不老實地在她全身四處遊走,而從她身上傳來的陣陣女人香更刺激了肉棒緩緩地硬了起來,隔著褲子緊緊地抵在她的小腹上蠢蠢欲動。


楊淑芳掙脫他的懷抱後一把將他推開,拉了拉被他弄亂的衣服嬌嗔說:「你幹什麼啊?都年紀一大把可以當阿公了,還這麼色!」


李建德依然笑嘻嘻地再次將她抱入懷中說:「我老罔老,擱會哺土豆,不相信的話妳看!」,說著他將褲子的拉鍊拉開,釋放出他那根朝氣蓬勃抬頭挺胸正隨著脈搏不斷上下震動的肉棒。


楊淑芳望了一眼輕蔑的啐了一聲說:「醜死了,還不快把它收起來?」


李建德卻反而把褲子和衣服全脫光嘻皮笑臉的說:「怎麼了?妳怕了嗎?唉,女人年紀大了女性荷爾蒙減少,陰道也逐漸乾澀就是怕被幹, 這一點我也不是無法理解啦!」


這一句話果然讓楊淑芳瞬間臉色驟變,雖然她和李建德都已經年過半百,但是她卻一直都非常注意保養,所以無論是容貌還是身材看起來都只有三十出頭,讓她一直引以為傲,如今她卻被李建德說成這樣,雖然她確實比李建德大上兩歲,也明知這是李建德的激將法,但是生性好勝的她還是忍不住說:「誰怕了啊?恁祖媽就來看看你究竟有多大的本事,還是只剩一張嘴!」


說罷,她果真飛快地將身上的衣物都脫得一絲不掛,然後就蹲下來將李建德那根已經興奮得滲出前列腺液的肉棒一手握住擼了幾下,隨即含入口中使勁地吸吮起來。雖然她的動作很大看起來似乎很粗暴,但其實她一直都小心翼翼的溫柔撫觸舔舐吸吮著李建德的肉棒,讓李建德爽的雙手扶著她的頭將她的嘴巴當成淫穴肏幹,很快地就將她幹到嘴角流涎滿是唾液泡沫甚至還滴落地面。


李建德與她相識二十多年了,對於她那不服輸卻外剛內柔的性格是再清楚不過,所以在相處時她幾乎都被李建德吃得死死的。不過李建德也不是那種把女人當成洩慾玩物的虐待狂,因此他發現楊淑芳似乎被他插的快喘不過氣來,就趕緊把肉棒從她的口中抽出來,先讓她緩口氣擦了擦沾滿一臉狼狽的口水,然後才將她扶起與她激情舌吻,再從上而下地吻遍她每一寸肌膚,最後停留在她正不斷向外淌水的陰部,盡情地啜飲著牠發情的芬芳蜜汁。


女人的陰部對於男人來說總是有著無窮的神秘吸引力,身為男人李建德當然抗拒不了楊淑芳那魅力無法擋的肥美熟鮑瘋狂地舔舐著,將她舔的爽歪歪嬌喘不已更忍不住輕哼起來說:「啊…阿德…你好會舔…舔得我好爽…對…就就是那裡…舌頭再再往裡面伸進去一點…啊…真真是太舒服了…」


望著楊淑芳那被他口交的淫性大發,忍不住雙手握了她自己的一對碩乳緩緩搓揉助興欲仙欲死的媚態,李建德就感到無比得意,一個男人就算有再多的錢、再大的權勢,如果不能夠在床上讓他的女人獲得充分的滿足,那也是枉然!而他雖然在年過五十後 中年失業,但是卻擁有強健的體魄以及媲美二十歲年輕人的性能力每一次都能夠將他五個女人每一位都餵得飽飽、愛他愛得死心塌地,光憑這一點就足以讓他傲視群雄,而且他不缺錢家庭也美滿,那他還有什麼好抱怨的呢?


想到此,他心中頓時豁然開朗,於是他站起來將肉棒楊淑芳那濕淋淋的發情肉洞狠狠的「滋~~~~~」的一聲插了進去,幾乎同時間楊淑芳也被幹得叫出聲來:「啊…好硬…」,溫熱的淫水瞬間沿著粗大的莖身滴落下來,被男人粗大又充滿魄力的陰莖填滿,讓她身心都有無比的滿足,情不自禁地雙手勾住李建德的脖子主動獻上香唇與他濕吻了起來,情慾的流動已然有如滔滔江水連綿不絕!


李建德緩緩地抽插肏幹著楊淑芳那柔軟潮濕溫暖的肉穴,將她幹得淫水直流、咬牙切齒的忘情大喊:「喔…喔…好爽… 再用力一點…啊…啊…」。


看到她淫性大發,李建德也被激起了鬥志加快了抽插的速度,由於兩人交合處的體液實在太多,以至於竟然發出陣陣的「咕唧…咕唧…咕唧…」聲,彷彿像是在抽水一般令李建德不禁呵呵地笑出聲來。


這讓原本被他幹得已經有點精神恍惚的楊淑芳回過神來,睜開了眼睛瞪了他一眼問道:「你笑什麼啊?」


李建德笑道:「我剛剛忽然想起了木蘭詩了: 唧唧復唧唧,淑芳當馬騎…呵呵…」


楊淑芳掄起粉拳打了他一下嬌嗔說:「什麼當馬騎啊?胡說八道!」


和她鬥嘴打情罵俏一向是李建德最喜歡的調情遊戲,他嘻皮笑臉的回答說:「我當然是把妳當馬騎囉,因為我是『執鞭之士』嘛,不相信的話妳試試我的長鞭!」


說著,他就用力一頂,粗大的龜頭立即鑽入重重的陰道內狠狠地頂住了楊淑芳的花心,將她頂得忍不住哼了一聲說:「哦…你好壞…」


李建德得意的哈哈大笑,將肉棒緩緩抽出來後又再度重重地插入,楊淑芳又是被頂得哼了一聲,李建德又故技重施將肉棒緩緩抽出再重重插入,楊淑芳又是哼了一聲,於是兩人就這樣我插妳哼配合的天衣無縫的大幹特幹了起來,一時間,女人歡娛嬌媚的呻吟與男人沉重的喘息以及肉體撞擊的劈裡啪啦聲交織成充滿色慾的交響曲迴盪在整個小屋內。


一起做愛這麽多年,兩人對於彼此的身體與反應都再熟悉不過,不但每一次的抽插肏幹都有絕佳的默契, 而且更知道自己該怎麽做才能搔到癢處,給自己與對方都帶來最大的快感。


因此在幹了大約十五分鐘左右,楊淑芳就臉色潮紅嬌喘吁吁的尖叫說:「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阿德,你幹的我好爽…我不行了…要高潮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再用力一點…幹死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李建德此時根本聽不清楚她口中究竟在嘟噥些什麽,只覺得自己的肉棒被她的陰道內重重的軟肉緊緊包覆擠壓著,一股股的淫水不斷從她的陰道內湧出,將兩人的下體弄得一片狼籍,每一次的肏幹都將一波波快感從性器交合處傳遍他的全身,竟讓他不由自主的起雞皮疙瘩而打了個哆嗦呻吟道:「淑芳…妳的小穴真緊,夾的我真舒服…我…我也忍不住了…要射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說著,他像是要將楊淑芳給刺穿一般,狠狠的用力一頂,膨脹到了極點的巨大龜頭再次重重的抵住了楊淑芳的花芯,濃稠的精液瞬間奔騰而出,全都不偏不倚的灌進了楊淑芳的子宮內,兩個人像是同時遭到電擊一般下體緊緊地相連結在一起並不住地微微顫抖著,一直到李建德射精完,兩個人才像是洩了氣的皮球般分開癱在沙發上喘著氣,剛剛射進楊淑芳子宮內的精液混合著她的淫水緩緩流出將她的陰部弄得黏糊糊彷彿有如白醬鮑魚一般,看起來淫糜到了極點!


經歷過激烈的運動後兩個人都疲倦至極,楊淑芳將頭靠在李建德的間上閉著眼睛休息了一會兒,稍稍回復元氣後她忽然從剛才被丟到一旁的包包內拿出了一個暗紅色燙金字的精緻盒子遞給了李建德。


李建德接了過來,只見那盒子雖然做工精緻但看起來卻是已經有些年代了,不禁皺眉說:「這是什麼東西?」


楊淑芳瞟了他一眼回答說:「趙常董年輕時寫的日記,幾年前我還在跟趙英傑交往時曾住過他家,有一次在回到家後發現這本日記不知道何時放進了我的包包內,我一直想還回去但後來卻忘了一直耽擱到現在,今天聽人說你被資遣都是趙常董在幕後主導,才忽然想起這本日記,於是我就帶過來讓你看看,等你看過之後就明白為何會被資遣了。」


一聽她說是趙常董的日記,李建德遲疑說:「私人日記欸,這樣好嗎?」


楊淑芳說:「反正我已經看過了,再多一個人看過也沒差,我們不說出去,誰也不會知道!」

雖然覺得不妥,但是拗不過好奇心,李建德還是將盒子打開取出日記本翻開了第一頁是空白隔頁,只見第一頁用鋼筆寫著幾個蒼勁有力的大字:「愛人,永遠愛妳!」,底下則是有幾個破損的地方,看起來像是之前有貼過一張照片後來被撕掉後所遺留下來的痕跡。


再翻到下一頁才是開始記載日記的首頁,只見上面寫著:


「1962年7月1日  星期日 天氣晴


今天大阿姨帶著表妹到家裡來,許久沒有見到表妹,雖然她只有十四歲,卻已經亭亭玉立,讓我怦然心動。


不行,我是她的表哥,而且她也只有十四歲,我怎麼能夠對她有遐想呢?但是邪惡的念頭還是不斷的湧現,讓我滿腦子都是表妹的身影與她的一顰一笑,於是趕緊出去找同學打了一下午的籃球,流了一身汗,然後拖著疲憊不堪的腳步回家,但大阿姨和表妹卻已經走了,不禁心裡面有些悵然!」


看到此,李建德不禁笑說:「想不到在公司內人人畏懼的趙常董年輕的時候竟然是個純情少年啊,算算年紀,他那時只有十八歲吧?」


楊淑芳淡淡地說:「等你看完再說吧!」


見她一臉認真的神情,李建德只好繼續再看下去,這才發現趙常董這本日記並不是每天都寫,而且每一篇幾乎都是與他的表妹有關,大部分是寫他對表妹的思念與慾望與日俱增,但是礙於嚴格的家教與倫理道德而無法一親芳澤,令他非常苦惱。每當表妹到家裡作客,他當天日記所寫的內容就明顯的增多,幾乎鉅細靡遺地將表妹的一言一行都寫了下來。


這樣的紀錄持續了一個月,從字裡行間趙常董對表妹的情慾與日俱增,心情也越來越焦慮,就在他不知如何是好之際,他的母親卻依他大阿姨所託要他每個星期日都去大阿姨家中幫表妹補習數學,好為國中畢業後的聯考預作準備,讓他真的是又高興又煩惱!


他高興的是:以後他每個星期日都可以大大方方地跟表妹相處一整天,不需要再像過去那樣單相思,在家中想表妹而輾轉反側!而他所煩惱的是:他對表妹的情慾已經累積到快爆炸的邊緣,他實在沒有把握在幫表妹補習時,兩人近距離的接觸,他還能否把持得住?


懷著既期待又不安的心情,他在星期日的一大早就騎著腳踏車前往大阿姨家幫表妹補習,儘管他神經緊繃生怕一個不小心就會現出原形做出不該做的事,但一但開始教學,他很快的就進入狀況,滔滔不絕的詳細講解每一個問題的細節,儼然就是天生當老師的料,讓表妹不時發出豁然開朗的讚嘆說:「啊,原來是這樣子啊,我總算懂了!」


一整個上午下來,他的表現都可圈可點,讓在一旁親眼看著他們表兄妹倆討論課業的大阿姨不禁讚美說:「志鵬,你真不愧是高分考上大學第一志願的新科大學生,我們韻如經過你這麼一提點,真的是進步不少呢。」


受到讚美他不好意思地搔搔頭笑說:「阿姨妳過獎了,是表妹資質好,所以我才能稍微點一下她就聽懂啦。」


大阿姨笑道:「你就不必謙虛啦,已經中午了, 吃個飯休息一下吧。」


好的開始是成功的一半,第一次為表妹補習就獲得這麼好的效果,也未曾發生令他擔心的意外讓他大為安心,此後每個星期日他就都開開心心的去幫表妹補習,表兄妹倆的感情越來越融洽、距離也越來越近,到後來天真浪漫的表妹甚至於根本沒有把他當男人,經常像是姊妹淘一樣的勾著他的手臂將大半個身體貼著他,搞得他心猿意馬、血脈賁張,一不小心就勃起而尷尬不已。


雖然表妹的舉動只是單純想要表現親暱與善意,並沒有其他特別的含意,但是在炎熱的夏天,表兄妹倆都穿著輕薄的衣衫,兩人正值青春的淡淡體味在電扇陣陣的吹拂下彷彿是隱形的春藥般悄悄地點燃了彼此的情慾火苗,他們經常不自覺地越坐靠越近,就像是兩塊磁鐵般貼在一起,雖然只是手臂的肌膚之親,卻已經讓他興奮不已。


一整個暑假就在這樣懵懵懂懂若有似無的初戀情愫下悄悄過去,在即將開學的前的最後一個星期日他一如往常的要幫表妹補習,但大阿姨卻說:「志鵬,這段時間辛苦你了,韻如真的進步很多,真的很感謝你。下個星期就要開學了,今天你就帶著表妹出去好好地玩一玩放鬆一下吧。」,說完還塞了一疊鈔票到他手中,他推辭不掉只好收下。


表妹像是個被放出籠子的小鳥一般快樂的蹦蹦跳跳從裡面走了出來,平常都是穿著樸素白襯衫黑長裙的她,今天特別精心打扮了一番換穿粉紅色連身洋裝還戴了一頂精緻的草帽,讓她那小小精緻的臉蛋看起來更加青春洋溢,當那一雙水汪汪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笑盈盈地望著他時,他不禁都看呆了,傻楞楞地任由表妹跳上了腳踏車的後座,他卻遲遲沒有任何動作,直到耳邊傳來表妹的催促聲:「走吧,表哥!」,他才像大夢初醒一般向大阿姨點點頭說:「那我們走了。」


大阿姨微笑著揮揮手說:「騎慢一點,路上小心,好好地玩吧。」


這個與表妹的約會完全是始料未及的,一時之間他不知道該到哪裡去,想了半天他忽然想起今天有廟會,便載著表妹朝大廟埕而去,果然熱鬧的節慶氣氛讓表妹開心的笑逐顏開,親熱地挽著他的手臂到處逛到處吃到處玩,竟然就這樣子一直玩到了下午四點多,兩人才停下腳步一同坐在大樹下吃著冰棒。


表妹捏了捏小腿說:「表哥,今天玩的真是快樂呢,這個暑假每天都在看書,好久沒有玩得這麼痛快了,但也好累。」


看著表妹那稚氣未脫的秀麗臉龐,他忍不住笑了出來說:「累了就回家吧,玩了一天也夠了。」


但表妹卻叫了起來說:「才不要咧,暑假快結束了,好不容易我媽今天才讓我出來玩,當然要玩個夠,而且現在還早,我才不想這麼快就回家。」


他心中暗笑道:「果然還是個小孩子!」


不過他也是過來人,知道為了準備聯考而被課業壓得喘不過氣來的滋味真的不好受,於是他便問表妹:「那妳還想去哪?這邊每個攤位我們幾乎都玩過吃過了,再逛也沒意思了。」


表妹沉吟了一會兒後說:「嗯…我想想…對了,我們去看電影好不好?我好久沒看電影了,最近剛好有一部新電影上映,聽說很好看。」,說著就站起身來拉著他的手撒嬌說:「表哥走嘛,我們去看電影,好不好嘛?」


被表妹這樣軟磨硬泡他還能說啥?只能微微一笑跟著表妹一同坐上腳踏車朝電影院方向而去,不一會兒功夫就抵達電影院,剛好趕上表妹所要看的電影即將放映, 於是他們買了票就趕緊入內,才剛坐下電影就剛好開始放映,表妹全神貫注盯著銀幕,那神情讓他也跟著專注起來,但是看了幾分鐘後他才發現,原來這是一部愛情片,難怪表妹會想要看了。


看了大約二十分鐘,劇情盡是軟綿綿的談情說愛,正當他以為自己再過不久就會無聊到打瞌睡的時候,想不到接下來竟然是上演男女主角火辣辣的性愛劇情,雖然只是點到為止,但卻還是讓他看得血脈賁張口乾舌燥,而表妹則是明顯呼吸沉重坐立難安,到後來甚至於還不由自主地伸出手來握著他的手,將他給嚇了一跳,趕忙悄聲問:「怎麼了?」


表妹將他的右手臂抱住悄聲說:「我…感覺好難受喔…」


雖然他嘴巴上回答說:「難受的話,那我們就不要看了,回家吧。」,但事實上他卻很捨不得右手臂隔著洋裝薄薄的布料與表妹那軟綿綿的雙峰、手掌被夾在表妹雙腿與她小腹倒三角的軟肉親密接觸的感覺,因此只是嘴巴說說,實際上卻沒有絲毫動作想要離開。


然而表妹卻信以為真的說:「不要,我可以忍,把電影看完!」,說著還將他的手臂抱地更緊雙腿也將他的手掌夾得更深入,這當然也讓他與表妹身體的間接接觸面積更大,甚至於他的手掌已經能夠透過布料感覺到表妹下體微微的濕氣,生平首次和異性有如此親密的肢體接觸讓他簡直快瘋了,早已硬到極點的肉棒在他的西裝褲內隨著脈搏不停地騷動著幾乎就要破褲而出,滿腦子的慾望讓他根本早已無心去管電影演些什麼,只想著要發洩已經瀕臨極限的慾望。


於是他不動聲色輕輕地動了一下被表妹緊緊抱住的右手臂,雖然動作非常輕微,但已經足以讓表妹柔軟而敏感的身體獲得非常強烈的快感而忍不住輕哼了一聲,原本夾緊緊的雙腿也微微分開,讓他得以試探性地用手指在雙腿上輕輕刮了一下,雖然在黑暗中看不到表妹的表情,但卻可以感受到她全身興奮地微微顫抖,呼吸也沉重了起來,同時也將他的右手臂抱得更緊。


既然表妹不拒絕他的愛撫,而且從她肢體語言來看還似乎頗喜歡,受到這樣無言的鼓勵,他就更進一步試探性地以食指尖隔著衣服在表妹腹部的倒三角輕輕地滑了一下,表妹又是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渾身顫抖將他的右手臂又抱得更緊,雙腿又向外岔開了些,於是他就不再客氣將整個手掌探入表妹的裙内對陰部輕輕揉了起來,雖然仍隔著輕薄的內褲,但是比起剛才隔著裙子摸的觸感又更加貼近表妹的陰部,手指頭更沾滿了濕滑的黏液,表妹更整個人癱軟靠在他身上喘著氣,口中還發出了微弱的呻吟聲。


表兄妹倆就這樣在黑暗中偷偷的親熱,滿腦子都是想要交配的慾望根本已經無暇去管電影究竟演些什麼,只不過,沒過多久電影就結束了燈光再度亮起,觀眾們紛紛起身離場,雖然他們倆仍覺得意猶未盡,但也不得不跟著站起來離開。
 樓主| 發表於 2021-8-26 16:39:59 | 顯示全部樓層
走出電影院外,發現天色已經暗了下來,他望著雙頰猶帶著紅暈一臉羞怯的表妹說:「不早了,我們去吃晚飯就趕緊回家吧,不然阿姨在家裡一定會擔心妳。」


表妹卻搖搖頭說:「現在才六點多,我還不餓,我們去河邊走走看看夜景好嗎?」


其實他自己也不餓,只不過剛才在電影院內克制不住衝動和表妹親熱,現在他只覺得尷尬又自責,只想趕快把表妹送回去以免橫生枝節。但另一方面,他又對於好不容易才能夠跟表妹約會單獨相處的美好滋味眷戀不捨,現在表妹既然都這麼說了,他也就樂於順水推舟,二話不說的跨上腳踏車載著表妹往河邊而去。


雖然才剛入夜,但是河邊卻已經杳無人跡,他踩著腳踏車騎了好長一段路都沒有遇到半個人,正當他打算問表妹是不是該回去了,表妹卻開口說:「表哥,在這邊停下來好嗎?這邊的夜景蠻漂亮的。」


他停車下來轉頭一看,果然如表妹所說的,在夜色下都市的萬家燈火倒映在河面上彷彿是群星璀燦的銀河,真的是既美麗又浪漫。於是表兄妹倆興沖沖地下了車,手牽著手走到河畔的一棵大樹下的草地坐了下來欣賞夜景,原本他只是想單純地享受跟表妹相處的時光,但表妹卻像剛才在電影院內一樣雙手將他的右手臂緊緊抱住,同時雙腿也再次夾住他的手掌。


對於表妹這樣的舉動他先是愣了一下,不敢有任何舉動,但隨後表妹又將頭靠在他的肩膀上,並從下而上用那一雙水汪汪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望著他,然後清涼的晚風又從河面徐徐將表妹髮際間的陣陣少女香朝他陣陣襲來,這都讓他的理智一點一滴地逐漸崩潰,只能憑藉著意志死命掙扎讓自己不逾矩,但是當表妹那彷彿如夜鶯呢喃在他的耳畔輕喚一句:「表哥…」,他就再也忍不住,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吻了上去。


雖然兩人都沒有經驗只是四片唇瓣相接吻得很生澀,但內心卻都澎湃激動不已以至於呼吸急促的喘著氣,表妹身體微微地顫抖著,兩顆軟綿綿初具規模的奶子在他的手臂上磨來磨去搞得他好不容易安分下來的肉棒又再度一柱擎天,既然四下無人天色又已經完全暗了下來,而表妹又已經情慾勃發的以肢體語言主動求歡,他的膽子也就跟著大了起來,於是他將原本只是在外面隔靴搔癢的手指從表妹的內褲縫探入,並輕輕地揉捏著表妹那又濕又熱的軟肉。


「啊…」表妹就像是忽然遭到電擊一樣驚叫了起來,並且緊緊地將他給環抱住,雙腿也得向外張開好讓他的手能夠更容易摸到禁地。


事情既然已經發展到這樣的地步,腦袋裡就不可能會在有理智、倫理、教養存在的空間了,只有繁殖本能驅動著強烈的交配慾望讓他像著了魔一般將表妹推倒壓在草地上,無師自通地將舌頭伸進了表妹的口腔內胡亂攪動並啜飲著她那甘美的津液,而手指則是上下來回狂掃著表妹那流水潺潺的肉縫,同時他還像是在熱身練習一般不停的用他那被肉棒撐起的小帳棚去頂表妹那渾圓勻稱的大腿。


這三路進擊逗得表妹春心蕩漾嬌喘連連,任由他解開自己衣衫的釦子、笨拙地褪去了樣式保守的白色胸罩,一路地狂吻著每一寸肌膚,當他終於將表妹那件與胸罩同款的白色三角褲從大腿拉下,雙手掰開那從未經人事的純潔粉紅嫩穴仔細端詳時,表妹害羞地以雙手掩面,不敢去看他將鼻子貼近陰部深深地嗅了一下萬分迷醉的好色表情,然後像是在接吻般將嘴貼在她的陰部上伸長舌頭舔了起來,當他的舌尖深入陰道內輕點處女膜時,表妹又是渾身一震,更多的蜜汁泉湧而出,全都被他一滴不剩的照單全收。


對於這一切在與生俱來本能驅使下對表妹所做出的各種前戲,雖然讓他感覺無比新鮮與刺激,但卻已經無法滿足此刻他真正的渴望,唯一能夠撫平他肉體的衝動與焦躁感,只有真槍石刀的性交!


他毫不猶豫地將自己身上的衣物都脫光,拉著表妹的兩條粉腿向上推成M字型,再握著已經脹得通紅的肉棒對準表妹那濕淋淋的處女穴輕輕地插入,雖然有大量的口水與淫水潤滑,但是粗大的龜頭還是只能插入約二公分就感覺遭到阻礙無法長驅直入,這讓好不容易才得償大慾的他不禁感到有些焦躁,忍不住的使勁往裡面一插,雖然這一次整個龜頭都插進去了,但表妹卻痛得輕呼出來:「啊…好痛…」。


表妹的哀號讓他趕緊停了下來保持著插入交合的姿勢不動,待表妹臉上的表情略見舒緩他才又試探性地再度緩慢的抽插,同時還低下頭來含著表妹的奶頭輕輕吸吮舔咬,在這多重的刺激與撫慰下,表妹原本緊繃的情緒逐漸放鬆了下來,甚至於還因為慢慢感受到性交的快感而嬌喘連連,淫水更源源不絕地流出沿著肉棒流到睪丸再滴落草地上。


看來時機已經成熟了,因此他對表妹說:「表妹,我要進去了,可能會有一點點痛,妳忍耐一下喔。」


表妹紅著臉深情地望著她輕輕的點了點頭,那嬌羞可愛的神情讓他情不自禁地俯首含住表妹的朱唇熱吻,同時也順勢將腰一挺,硬如鐵棍的肉棒不偏不倚地盡根沒入嬌嫩的處女穴,雖然表妹又發出了一陣悶哼,同時他也感覺自己的背部被表妹緊緊的掐住指甲嵌入了皮膚內而隱隱作痛,但他粗大的龜頭突破處女膜的阻礙被陰道緊緊夾住、淫水像溫泉泡著他整根肉棒的感覺卻讓他爽翻了,讓他捨不得拔出來,也恰好讓表妹有了適應剛被破處的緩衝時間。


兩人緊緊相擁熱吻了一會兒,他感覺表妹的陰道似乎沒有像一開始那樣將他的肉棒勒緊緊,於是就試探性地輕輕抽動一下,表妹只是發出極其嫵媚的呻吟臉上並沒有不適的表情,於是他就緩緩加快抽插的速度,肉棒在表妹那又濕又緊的處女穴來回肏幹,發出「咕嘰…咕嘰…」的聲響,搭配著表妹那含羞帶怯又掩不住滿腔初嚐禁果的歡愉嬌啼,在在都讓他快感陡升,很快地就把持不住的將讓他這二個月來焦躁不安的精液毫無保留的全數射進表妹的子宮內。


寬闊的河畔此時只聽得到唧唧蟲鳴與他激情過後正慢慢平復的喘息聲,表妹輕撫著他滿是熱汗的臉龐充滿愛意的凝視著他,雖然眼眶閃著淚光但嘴角卻泛起了一絲滿足的微笑柔聲說:「表哥,謝謝你!」


這含淚的微笑讓他看了真是又愛又憐,忍不住又再度吻上了表妹嬌嫩的紅唇,兩個正值青春年少的表兄妹,很快的又再度點燃了慾火,他那根一直插在表妹陰道內未拔出來的肉棒迅速的充血硬了起來,於是在精液與淫水混合而成的黏液潤滑下,仲夏夜的河畔又再度響起了「滋…滋…滋…」的肏幹插穴聲,以及少女如泣如訴的歡愉呻吟…。

《待續》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eXTReMe Tracker

小黑屋|手機版|Archiver|4U 成人論壇

GMT+8, 2021-9-22 03:27 , Processed in 0.023283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