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U 成人論壇

 找回密碼
 註冊
搜索




免費 A 片網 洪爺色情網 台灣限制成人網 GTR-X 情色站 十八美女網 色情 AV 排行 歐美多汁成人影片
AV情色網 最強中文色站 上我酷網 Coolsite 情色網 17歲淫女 天天插插成人榜 淫蕩兩千成人網

成人貼圖 | 成人電影 | 成人小說 | 色色成人電影城 | 免費A片下載
12
返回列表 發新帖
樓主: 夏日一抹藍

誘惑哥哥的小倩

[複製鏈接]
 樓主| 發表於 2020-11-23 13:48:45 | 顯示全部樓層
第十章 情變


高中聯考成績放榜了,不出所料,不管是小明、林裕章抑或是蘇啟元都考的不理想,對於這樣的結果小明早就已經心裡有數,所以早就去補習班報名重考班並且開始試聽,打算明年再好好的拼一次,是以,原本小明對於五專聯考也不抱持太大的希望,但萬萬沒想到竟然給他矇到了一所在外縣市的五專。


在收到錄取通知單後,父親將他叫去問他:「你要去讀五專,還是要準備重考?」


小明沈默了半晌後咬了咬嘴唇道:「我要去讀五專!」


小明其實蠻訝異自己為何會這樣說,因為他內心其實是比較想要去補習準備重考,畢竟他和小霞懵懵懂懂、若有似無的初戀好不容易才剛萌芽,而已經發育得越來越成熟、越來越性感的妹妹小倩則幾乎每個晚上都能夠充分滿足他的性需求,如此美好的日子他根本不想有任何的改變。


但相對的,在他心裡面卻有另外一個聲音在催促著他該離開家庭到外面的未知世界闖蕩,不要永遠的在家庭的保護下變成一株溫室的花朵,而且他與妹妹之間的亂倫性關係始終讓他感到良心受到譴責,尤其是在他偷姦妹妹的醜事東窗事發後,父親雖然把他找去問話,但在他矢口否認下卻沒有繼續追問下去的放他一馬,如今再次面對父親,讓他不由得又回想起當時的景況,以至於他沒有多作考慮就言不由衷的選擇去讀五專。


在大事底定後,小明就不再去補習班上課了,而林裕章一家人與蘇啟元在得知他即將到外縣市讀書後,雖然感到相當驚訝,不過都為他十分高興,並在他即將動身負笈他鄉的前一天晚上在林家為他舉辦了餞別會,林裕章的母親為他們準備了一桌豐盛的料理,讓小明十分感動,雖然他心裡面有萬般不捨,面對未知的陌生環境更讓他不免感到有些徬徨,但既然已經做出了決定,他就只能硬著頭皮勇敢面對,因此他在席間都裝得若無其事的談笑自若,彷彿巴不得現在立即就啟程去學校報到。


然而,小霞卻忽然幽幽的對他說:「你去到那邊以後,記得要經常寫信回來喔。」


望著她一雙那天真無邪黑白分明的大眼睛,讓小明頓時一股酸酸的離愁從心頭湧了上來,讓他不禁眼眶微微泛紅,頓了幾秒鐘後他好不容易才將情緒壓下去的對小霞強顏歡笑道:「我會的,到時候你們記得也要回我的信喔。」


雖然他不知道小霞是否知道他心裡面已經暗戀著她好一段時間了,年紀還小的她內心對於他的感覺又是如何,不過這幾年與他們相處下來,無論是小明或者是林裕章一家人都把彼此當成了自己人,所以他至少可以肯定小霞要他經常寫信回來的心意是真誠的,絕非只是禮貌性的應酬話語。


第二天,小明起了個大早,原本他是想自己一個人獨自闖天涯,不過父母親不放心,堅持陪著他一同搭了四個半小時的火車後再轉乘學校所派來火車站的專車與他一同到學校報到,這一所學校實施軍事化管理,新生一下車立即就被中高年級的學長學姐們組成的新生訓練幹部團集合起來,像指揮新兵一般的迅速完成編隊後立即領取制服、寢具及生活用品後分配宿舍房間,換穿制服後又迅速集合起來,一切都有條不紊的按著表定時間進行著。


在看到一切都上了軌道後,小明的父母親便在校方的要求下搭專車悄悄離開,留下從來沒有離開過家庭與一群陌生人過團體生活的小明,每天像當兵一樣被新生訓練的幹部們呼來喚去的過著緊張的生活,但這一切都是他自己的抉擇,所以怨不得任何人,所以他只能把腦袋放空隨遇而安,直到晚上熄燈睡覺時,躺在硬繃繃的床板上,他才不由自主的想念起家來,更想念著讓他魂縈夢牽的小霞,以及從小就對他百依百順、任他予取予求的妹妹小倩,心中不禁為自己選擇離家到外縣市念書的決定開始感到後悔…。


好不容易終於結束了七天軍事化管理的新生訓練正式開學了,原本緊張的生活節奏放緩了下來,他在班上也結交了幾位朋友,但他整個心還是牽掛著幾百公里外的家以及林裕章、小霞與蘇啟元等幾位要好的朋友,他也依照約定每隔三、四天就寫一封信給他們,在收到回信時總是讓他感到雀躍不已,小霞還在來信中附上一張她和姐姐小秋以及妹妹小君的合照,在暑假過後她已升上了國中,剪去了一頭的長髮,但清純的學生頭卻讓她看起來成熟了許多,也讓小明更加想念她了。


然而,由於學校距離故鄉有幾百公里遠,在那個交通建設還不甚發達的年代,搭火車至少都要三、四個小時以上,而且車票也並不便宜,不是他這個每個月零用錢非常有限的窮學生想回家時張票買張票就搭車回家的,因此,他只能忍耐再忍耐,把滿腹的相思化成文字寫滿了一封又一封的信紙寄給小霞,但是卻又得顧慮到她年紀還小以及旁人的眼光,而不敢將自己的情意坦率表達出來,只能點到為止的期待聰慧的小霞能夠從字裡行間猜到他的心意,並且在回信時熱情以報,畢竟,她的爸爸可是曾多次當著大家的面前說希望小明將來能夠娶小霞當他的女婿啊,小霞當時也在場,不可能不會不知道他對自己的一片心意啊。


只不過每一次收到小霞的來信時,他卻都是一次又一次的失望了,在信中小霞只是把他當成一般的朋友閒話家常,告訴他家裡的種種大小事,讓他知道現在林裕章已經跟著蘇啟元一起在同一家工廠上班,晚間兩人則一同就近在工廠附近的夜間高職就讀,在假日時蘇啟元仍然一如過去般到他們家待了一整天,除此之外就沒有再對他說其他的話語,而且回信的時間也越拖越長,讓他感到有些不耐煩甚至於惱怒。


在度日如年般的過了一個多月後,好不容易遇到了中秋節連假期,小明終於得以拎著行李跟其他同學們高高興興的搭火車回家了,在歷經四個多小時的漫長車程折騰後,抵達板橋車站時已經是下午四點多了,他興沖沖的二步併作一步的朝林裕章的家裡走去,一種近鄉情更怯的情緒讓他不由自主的心臟砰砰狂跳了起來。


林家由於左鄰右舍與樓上樓下所住的幾乎都是林家的親戚,所以還是如往常一般的門戶洞開,雖然是星期六的下午,但林裕章的父親仍然在工地工作著還沒有回來,而林裕章的母親則是不知道跑到哪個親友家聊天還沒有回來準備晚餐,因此小明踏進空無一人的大廳內,只好先將行李放下坐在沙發上稍微歇一會,等著他們回來。


正當小明百般無聊之際,忽然從小秋與小霞共居的房間中傳出了隱隱約約的奇怪聲響,小明不由自主的豎起耳朵仔細聆聽,只聞一陣陣的悶哼聲斷斷續續的從房間裡面傳了出來,讓小明忍不住好奇的輕手輕腳貼近房門口,再小心翼翼地試探性轉了一下房門的喇叭鎖,門竟然沒上鎖而被他順利的打開,小明從門縫朝裡面窺視,房內的景象讓他頓時有如遭人迎面敲了一記悶棍般的當場傻在那裡!


原來,在房間內林裕章竟然渾身脫得赤條條的壓在一個被脫了精光的女子身上正在埋頭猛幹著她,從林裕章汗流浹背的情況看來,他顯然已經幹了有好一段時間了,而在一旁則是同樣被脫的一絲不掛的小秋正斜倚在床頭櫃旁喘著氣,一股股半透明的黏液正從她叉開的雙腿間的黑森林中源源不絕地流了出來,從這景象看來顯然她才剛被自己的親哥哥林裕章幹過並內射。


那麼,現在林裕章正在幹的會是誰呢?小明一想到這個問題,心臟忍不住就狂跳了起來,雖然她被林裕章壓在床上猛幹著,從小明的視角只看得到林裕章熱汗橫流的背部正在不斷起伏著,屁股則前後抽插做著活塞動作,無法看到躺上床上被他幹的女子究竟是誰,但從林裕章兩手各自緊抓的兩條白腿的膝蓋上各自有一個擦破皮後癒合疤痕的特徵來看,小明認出來那正是這一個多月以來讓他一直朝思暮想的小霞啊-----膝蓋上的疤痕,正是她在小學畢業前參加學校運動會大會舞表演時不小心跌倒所受過的傷!


「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啊?」小明感覺心裡的深處彷彿被人用尖銳的錐子狠狠的扎了一記,既痛苦又百思不得其解,只期望是自己搞錯了。但是殘酷的現實卻完全不給他有任何的喘息空間,林裕章幹了大約五分鐘左右就把躺臥在床上的女子拉了起來,並將她擺成跪趴在床上的姿勢,在她被林裕章拉起來的那一瞬間,小明清清楚楚的看到了她的臉正是小霞無誤!


只見小霞一頭淩亂的散髮已經被幹得表情有點失神,渾然不知道他們兄妹倆在床上的3P亂倫激戰已經被房門外的小明看得一清二楚,只是如傀儡人偶般被動著任由哥哥林裕章恣意擺佈將她已經初具曲線的臀部掰開來,然後承受著林裕章從後面將他那被淫水浸得油亮的膦鳥再度插進她那小小的陰道中並死命的狠幹了起來,兄妹倆肉體互擊的啪啪聲與此起彼落的喘息聲頓時響徹整個房間內,在秋天傍晚的夕陽餘暉照映下,更憑添幾許奇怪的淫糜氣氛。


在不知道又過了多久的時間,整個房間已經因為夕陽餘暉完全消褪而整個暗了下來,小明聽到林裕章發出一陣低沈的吼聲,原本他那狂風暴雨的攻擊沈寂了下來,他像個洩了氣的皮球般從小霞的身體退了出來頹然靠在牆壁不住喘著氣,在戶外透入的昏暗朦朧街燈照映下,一股乳白色的精液正無聲無息地從小霞幼嫩的膣屄深處不斷地滴落到床單上…。
 樓主| 發表於 2020-11-23 16:36:44 | 顯示全部樓層
第十一章林家的秘密失樂園


中秋夜,明月高掛在天際,皎潔的月光將林家這一座被茂密的樹林所包圍的三合院古宅照耀的宛如白晝般明亮,連庭院中所栽種的各種花朵色彩都清晰可辨,而黑暗中的桂花幽香則悄悄地飄進古色古香的百年紅磚瓦建築內,讓斜倚在床頭上正閉著眼睛靜靜享受著小霞口交服務的小明不由得張開了眼睛,望了望人聲鼎沸的庭院內正在高聲談笑、劃拳喝酒的林家親族們。


小明伸出右手輕輕的將小霞額前的秀髮撥到耳際,這個輕柔體貼的動作正好撩過了小霞耳際敏感的神經,讓她不由自主的輕哼出了如貓叫春般的愉悅聲,進而更加賣力的吞吐著小明那已經被她吸吮到通紅的硬脹膦鳥,將小明已經滲到尿道中的前列腺液全都吸了出來並吞食入腹,然後對小明嫣然一笑,就跨騎到小明的身上,一隻手扶著小明的膦鳥對準自己的膣屄口,另一隻手則用兩指掰開兩片幼嫩的陰唇,再緩緩地坐下去將小明的膦鳥完全吞噬進膣屄內,並緩緩的上下套弄起來。


望著小霞仍然稚氣未脫的清純小臉,小明內心不禁湧出一陣酸楚,雖然與心愛的小霞結合一直視他夢寐以求的事情,如今這個夢想實現得來完全不費工夫,但卻不是他原先所盼望的那樣因愛而性、有情人終成眷屬的美滿結局,而是那天下午在無意中撞見了林裕章兄妹三人的姦情後,林裕章為了堵他的嘴,才叫小霞給他幹,當時,林裕章竟然還對他說:「抱歉,我已經先幹了你未來的新娘了,既然被你發現了,那你也不用再客氣,就跟著我先一起爽一爽吧,至於將來你還要不要娶她,到時候再說吧!」


對於一向膽小怕事又懦弱的林裕章在短短一個多月內竟然有如此大的轉變,小明真的是百思不得其解,在當下,他整個人是既傷心又混亂,所以對於林裕章這個讓他感到匪夷所思的提議毫不猶豫的就拒絕了,只是一再的追問林裕章究竟是為什麼要對自己的兩個妹妹下手?


面對他的一再逼問,林裕章先是欲言又止,在小明的持續追問下,林裕章沈默了片刻後才說:「這樣吧,你跟我來,我給你看一樣東西!」,然後就頭也不回的走了出去,小明忍不住好奇,便立即跟了過去,隨著他走出家門口後左轉走了幾步路再左轉拐進了附近的這座林家祖傳下來的百年三合院內,由於林家子孫眾多,在成年後紛紛搬出了祖厝在個自成家立業,所以這一座三合院就不知不覺的成為供奉林家祖先牌位的祠堂,平常除非有家族的婚喪喜慶才會聚集親友們共聚一堂,否則平常只是由各房的媳婦輪流打掃維護,並沒有人居住在裡面。


因此,小明與林裕章兩人得以如入無人之境的走進來,在穿過幽靜的庭院後,林裕章便放緩了腳步,回頭望了他一眼然後領著他悄悄的貼近三合院內的右廂房的窗戶旁,只聞從廂房內傳來陣陣的「啪…啪…啪…」肉體撞擊聲,以及一個極力壓抑、如泣如訴的女子呻吟聲。


林裕章又回過頭望了小明一眼後,用手指了指窗戶,示意他自己看,小明好奇的望了廂房內一眼,頓時驚訝到忍不住張大了眼睛,完全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場景------原來,此刻在廂房內一個理了平頭滿臉橫肉虎背熊腰的壯漢正赤條條地將已經被脫得一絲不掛的林裕章母親林美嬌壓在床上猛幹,那個壯漢不是別人,正是林裕章的親叔叔林武雄!


小明對於林裕章這個叔叔一向非常反感,因為他不但本身就是長了一副獐頭鼠目的流氓樣,而且平日總是遊手好閒趾高氣昂的四處耍流氓,對於林裕章一家人更是粗野無禮,完全沒有一個叔叔的模樣,有一次他甚至因為細故就當著大家面前拿起圓筒凳的蓋板朝林裕章的母親肥碩的屁股猛打了好幾下,當時林裕章兄妹都不敢吭氣,反倒是一向深受林裕章父母親疼愛的小明看得怒火中燒,忍不住前去阻止林武雄的暴行,當時小明心理面已經做好最壞的打算,必要時和林武雄打一架,了不起挨他幾個拳頭,但萬萬沒想到林武雄卻是個十足的惡人無膽的膿包,見到小明這個身高足足高了自己一個頭、滿面怒容的少年,原本囂張的氣焰立即消失的無影無蹤,並趕緊對他陪笑後轉身離去。


而今,在小明心目中形象一向賢淑端莊而備受敬愛的林美嬌竟然躺在床上張開大腿任由自己的小叔恣意姦淫,這種比八點檔連續劇還狗血的劇情可說比起他剛才撞見林裕章姦淫自己的兩個妹妹更讓他感到震撼與不可思議,說甚麼他都絕對不敢相信眼前所看到的一切是真的。


只聽林武雄一邊使勁的擺動腰部死命的狠姦著林美嬌,一邊嘿嘿嘿的淫笑道:「阿嬌,妳每次被我幹都很爽對吧?不然怎麼叫得這麼嫐(台語:妖媚騷蕩的意思)?」


林美嬌紅著臉回答道:「我才冇,你嘜亂講,你卡緊欸啦,您阿兄馬上就要轉來啊,乎伊發現就冇好啊。(我才沒有,你別亂講,你快點啦,你哥哥馬上就要回來了,被他發現就不好了。)」


林武雄仍然嘿嘿的一邊淫笑一邊繼續狂姦著林美嬌道:「妳嘜騙儂啊,伊這馬一定置咧姦阮阿姐,當初伊佮阮阿姐相姦乎我發現,只好同意將妳乎我姦,家己甘願作烏龜,乎妳替我生下了裕章、阿君,伊佮阮阿姐生了阿霞,佮妳只生了阿秋,這馬咱兄弟無閒家己兮代誌,欲乎妳佮阮阿姐擱替阮生仔!(妳別騙人啦,他現在一定正在姦我姐,當初他和我姐相姦被我發現,只好同意將妳給我姦,自己甘願戴綠帽當烏龜,讓你替我生下裕章、小君,他則和我姐生了阿霞,跟你只生了小秋,現在咱兄弟倆各忙各的活,要讓妳和我姐再為我們生孩子!)」


林美嬌急忙道:「你嘜亂講、黑白來…(你別亂講、亂來)」,說著便伸手想將他推開,但卻不敵身材魁梧的林武雄將她緊緊壓在床上,並瘋狂的加速擺動腰部猛姦狠幹的攻勢而忍不住淫叫了起來:「啊…啊…你這個禽獸…你一定會有報應的…」,原本想將林武雄推開的一雙手反而軟綿綿的將他的脖子緊緊環抱住,並抬起頭來主動狂吻著林武雄那猥瑣下流的臉頰,見到親嫂嫂被自己姦得如此狂亂的淫態畢露,林武雄得意的嘿嘿笑了起來,毫不客氣的張大嘴巴與林美嬌溼吻了起來,雖然遭到林武雄那充滿侵略性又散發著混合菸味、檳榔味幾些許口臭味的嘴巴侵襲,但已經被小叔姦淫到幾近失神的林美嬌還是有如啜飲美酒佳釀般地忍不住一口接一口的貪婪吞嚥下小叔的每一滴津液。


親眼目睹、親耳聽聞林武雄與林美嬌這一對叔嫂毫無羞恥的亂倫相姦行徑,小明不由得目瞪口呆,尤其是在得知林裕章與小君竟然不是他們父親的兒女,而是林武雄這一位讓人見了就會打從心裡忍不住感到厭惡的叔叔姦淫林美嬌這一位備受晚輩們敬愛的母親後所生下的孽種,小明總算明白林裕章為何會在短短一個多月內彷彿完全變了個人似的姦淫小秋與小霞這兩位不知道該稱她們是親妹妹還是堂妹的小女生,因為任何稍有血性的人都無法忍受自己的父親竟然是個「賣某作大舅」、把自己的老婆給別的男人恣意姦淫的綠帽奴,而這個綠帽奴自己還私底下和自己的親妹妹相姦,並生下了小霞這一個近親交配的怪胎!


正因為現實是如此的醜陋,所以才會讓原本個性溫吞軟弱又畏畏縮縮的林裕章反應如此強烈,在親眼目睹林武雄與林美嬌叔嫂相姦的醜行後,他們兩人悶不吭聲的悄悄離開了這一座林家古老的三合院,林裕章帶著他到以前兩人經常光顧的麵店點了兩碗麵默默的吃完,在離開前林裕章忽然又向店家切了一些小菜,再到附近的雜貨店買了半打的罐裝啤酒,兩人一同走到附近的公園假山坐下對飲了起來。


在灌了一整罐的啤酒後,林裕章總算開口問道:「你現在應該知道我為什麼會對小秋與小霞做這種事了吧?」


小明默默的點了點頭,不知道該用什麼樣的話語才能弭平林裕章此刻那充滿憤怒的心情,畢竟,他自己也和親妹妹小倩亂倫相姦,沒有資格評論林裕章以及他父親的行為,所以只能靜靜的當個聽眾聆聽林裕章將滿腔的憤恨滔滔不絕的傾訴而出。


「難怪他那麼疼小霞、難怪小霞小時候都是我姑姑帶大的,難怪小霞長的跟我們一點都不像反倒像我姑姑,因為小霞是他跟他最愛的妹妹亂倫所生的孽種,所以每一次他在喝醉後,動不動就要打我、和我媽出氣!」林裕章恨恨的將手中的空啤酒罐使勁的丟在地上道:「因為他自己跟我姑姑有一腿,被我叔叔抓到把柄,讓我媽被我叔叔幹,生下了我與小君,他自己沒用保護不了我媽,卻把氣出在我們母子身上,所以我在知道真象後,才決定以牙還牙,強姦小秋與小霞這兩個他的女兒!」


望著林裕章那彷彿快噴出火來的憤怒雙眼,小明不由得感到背脊發涼,他從來沒有想到林裕章內心竟然對他名義上的父親累積了那麼多的恨意,這多年日積月累下來的恨意強烈到讓他失去了理智,完全不顧一切的爆發出來對從小一起長大的兩個妹妹做出禽獸不如的亂倫姦淫罪行,即令他可能因此而鋃鐺入獄也再所不惜!


在發洩過內心的恨意後,林裕章心情似乎逐漸的平復下來,他從塑膠袋中拿起了另一罐啤酒拉開拉環後喝了一口後淡淡的對小明說道:「只是對你感到很抱歉,我已經把你未來的新娘開了苞、奪走了她的處女…,說來真可笑,以前我每一次進小秋與小霞房間時,蘇啟元都開玩笑說我要去亂倫,沒想到現在真正弄假成真了!」


在親眼目睹林家正在上演的這一齣人倫悲劇,小明的心情感到越來越沈重,畢竟,他現在對妹妹小倩的所做所為,正是林裕章父親在多年前所做過的事啊,雖然林家表面上看起來家庭氣氛和樂融洽,但在檯面下卻隱藏著種種不足為外人道的秘密,這些秘密讓林家每一個成員都無法愛自己真心之所愛,並且在無意之間因此而相互傷害著彼此,不知道將來在多年過後自己是不是也會步上了林家的後塵,引發一連串的悲劇?想到此,小明不敢再繼續想下去,只能將手中的啤酒一飲而盡,期望藉由酒精來麻痺自己所不願意面對的一切。


這樣的舉動看在林裕章眼中,卻誤以為他是在為初戀幻滅所苦而藉酒消愁,於是便拍拍他的肩膀道:「別想那麼多了,等你像我一樣幹過小霞後,就會發現其實女人都一樣,只要把他們幹爽了,什麼禮義廉恥四維八德就全都被她們拋到九霄雲外去,一個個都變成了男人膦鳥的奴隸!明天中秋節,你晚上來我們家族的祖傳三合院跟我們的親戚們一起吃飯,我再來幫你安排小霞給你好好爽個夠,來,乾杯!」


說著,林裕章便將手中的啤酒給乾了,而酒量本來就不好的小明剛才在喝了一罐啤酒後,現在已經醉得有些暈頭轉向,現在被林裕章這麼一勸酒,他也跟著拿了一罐啤酒打開來跟著林裕章將它給乾了,然後他跟小霞的「好事」就這麼樣讓林裕章給半哄半騙的安排好,糊里糊塗的答應成為林裕章的「表弟」!


如今,他依約來到林家這一座祖傳三合院與林家眾親友們打通關後,又被灌了一肚子的啤酒而天旋地轉分不清東西南北,最後被林裕章與小霞一同扶到昨天林裕章的母親被他們叔叔姦淫的最裡間廂房內,在將小明與小霞全身的衣服脫光後,林裕章就退出去守在房外把風,把小明交給了已經被調教一個多月,對於如何取悅男人早已駕輕就熟的小霞。


在小霞溫暖溼熱的幼嫩膣屄不斷上上下下的套弄以及酒精助興的夾攻下,小明的膦鳥很快的就達到了臨界點,在小霞的身體深處噴灑出一股又一股的熾熱精液,將小霞射得不由自主的低聲呻吟起來,苗條而依舊稚氣未脫的幼小軀體正因為極度的快感而向後仰,彎成了一道美麗的弧線,從窗外照射進來的銀色月光將她灑滿了一身的白,讓她顯得那麼完美無瑕而無比聖潔。


然而小明知道這一切都是假象,他心裡非常明白:小霞身上每一個部位都是兄妹亂倫基因結合而成的,而她那緊緊夾著小明膦鳥、將他體內熱騰騰的精液榨取怠盡的陰道,也早就被他名義上的哥哥林裕章給開闢過了,而小明自己的膦鳥更是在很久很久以前就已經和妹妹小倩亂倫相姦過無數次了!


庭院內林家親友們飲酒作樂歡度中秋的晚宴仍然愉快的進行著,但在酒酣耳熱之餘,誰都沒有發覺到這一座祖傳下來的百年三合院其實早就成為許多林家子孫們在祖先牌位所看不到之處,藉由無數次偷偷摸摸的亂倫相姦,發洩著身體內那無窮無盡的慾望,以及心裡面永遠無法被填滿的情感缺憾的失樂園,就如小明現在的處境一樣!


《全文完》
 樓主| 發表於 7 天前 | 顯示全部樓層
第十章 情變


高中聯考成績放榜了,不出所料,不管是小明、林裕章抑或是蘇啟元都考的不理想,對於這樣的結果小明早就已經心裡有數,所以早就去補習班報名重考班並且開始試聽,打算明年再好好的拼一次,是以,原本小明對於五專聯考也不抱持太大的希望,但萬萬沒想到竟然給他矇到了一所在外縣市的五專。


在收到錄取通知單後,父親將他叫去問他:「你要去讀五專,還是要準備重考?」


小明沈默了半晌後咬了咬嘴唇道:「我要去讀五專!」


小明其實蠻訝異自己為何會這樣說,因為他內心其實是比較想要去補習準備重考,畢竟他和小霞懵懵懂懂、若有似無的初戀好不容易才剛萌芽,而已經發育得越來越成熟、越來越性感的妹妹小倩則幾乎每個晚上都能夠充分滿足他的性需求,如此美好的日子他根本不想有任何的改變。


但相對的,在他心裡面卻有另外一個聲音在催促著他該離開家庭到外面的未知世界闖蕩,不要永遠的在家庭的保護下變成一株溫室的花朵,而且他與妹妹之間的亂倫性關係始終讓他感到良心受到譴責,尤其是在他偷姦妹妹的醜事東窗事發後,父親雖然把他找去問話,但在他矢口否認下卻沒有繼續追問下去的放他一馬,如今再次面對父親,讓他不由得又回想起當時的景況,以至於他沒有多作考慮就言不由衷的選擇去讀五專。


在大事底定後,小明就不再去補習班上課了,而林裕章一家人與蘇啟元在得知他即將到外縣市讀書後,雖然感到相當驚訝,不過都為他十分高興,並在他即將動身負笈他鄉的前一天晚上在林家為他舉辦了餞別會,林裕章的母親為他們準備了一桌豐盛的料理,讓小明十分感動,雖然他心裡面有萬般不捨,面對未知的陌生環境更讓他不免感到有些徬徨,但既然已經做出了決定,他就只能硬著頭皮勇敢面對,因此他在席間都裝得若無其事的談笑自若,彷彿巴不得現在立即就啟程去學校報到。


然而,小霞卻忽然幽幽的對他說:「你去到那邊以後,記得要經常寫信回來喔。」


望著她一雙那天真無邪黑白分明的大眼睛,讓小明頓時一股酸酸的離愁從心頭湧了上來,讓他不禁眼眶微微泛紅,頓了幾秒鐘後他好不容易才將情緒壓下去的對小霞強顏歡笑道:「我會的,到時候你們記得也要回我的信喔。」


雖然他不知道小霞是否知道他心裡面已經暗戀著她好一段時間了,年紀還小的她內心對於他的感覺又是如何,不過這幾年與他們相處下來,無論是小明或者是林裕章一家人都把彼此當成了自己人,所以他至少可以肯定小霞要他經常寫信回來的心意是真誠的,絕非只是禮貌性的應酬話語。


第二天,小明起了個大早,原本他是想自己一個人獨自闖天涯,不過父母親不放心,堅持陪著他一同搭了四個半小時的火車後再轉乘學校所派來火車站的專車與他一同到學校報到,這一所學校實施軍事化管理,新生一下車立即就被中高年級的學長學姐們組成的新生訓練幹部團集合起來,像指揮新兵一般的迅速完成編隊後立即領取制服、寢具及生活用品後分配宿舍房間,換穿制服後又迅速集合起來,一切都有條不紊的按著表定時間進行著。


在看到一切都上了軌道後,小明的父母親便在校方的要求下搭專車悄悄離開,留下從來沒有離開過家庭與一群陌生人過團體生活的小明,每天像當兵一樣被新生訓練的幹部們呼來喚去的過著緊張的生活,但這一切都是他自己的抉擇,所以怨不得任何人,所以他只能把腦袋放空隨遇而安,直到晚上熄燈睡覺時,躺在硬繃繃的床板上,他才不由自主的想念起家來,更想念著讓他魂縈夢牽的小霞,以及從小就對他百依百順、任他予取予求的妹妹小倩,心中不禁為自己選擇離家到外縣市念書的決定開始感到後悔…。


好不容易終於結束了七天軍事化管理的新生訓練正式開學了,原本緊張的生活節奏放緩了下來,他在班上也結交了幾位朋友,但他整個心還是牽掛著幾百公里外的家以及林裕章、小霞與蘇啟元等幾位要好的朋友,他也依照約定每隔三、四天就寫一封信給他們,在收到回信時總是讓他感到雀躍不已,小霞還在來信中附上一張她和姐姐小秋以及妹妹小君的合照,在暑假過後她已升上了國中,剪去了一頭的長髮,但清純的學生頭卻讓她看起來成熟了許多,也讓小明更加想念她了。


然而,由於學校距離故鄉有幾百公里遠,在那個交通建設還不甚發達的年代,搭火車至少都要三、四個小時以上,而且車票也並不便宜,不是他這個每個月零用錢非常有限的窮學生想回家時張票買張票就搭車回家的,因此,他只能忍耐再忍耐,把滿腹的相思化成文字寫滿了一封又一封的信紙寄給小霞,但是卻又得顧慮到她年紀還小以及旁人的眼光,而不敢將自己的情意坦率表達出來,只能點到為止的期待聰慧的小霞能夠從字裡行間猜到他的心意,並且在回信時熱情以報,畢竟,她的爸爸可是曾多次當著大家的面前說希望小明將來能夠娶小霞當他的女婿啊,小霞當時也在場,不可能不會不知道他對自己的一片心意啊。


只不過每一次收到小霞的來信時,他卻都是一次又一次的失望了,在信中小霞只是把他當成一般的朋友閒話家常,告訴他家裡的種種大小事,讓他知道現在林裕章已經跟著蘇啟元一起在同一家工廠上班,晚間兩人則一同就近在工廠附近的夜間高職就讀,在假日時蘇啟元仍然一如過去般到他們家待了一整天,除此之外就沒有再對他說其他的話語,而且回信的時間也越拖越長,讓他感到有些不耐煩甚至於惱怒。


在度日如年般的過了一個多月後,好不容易遇到了中秋節連假期,小明終於得以拎著行李跟其他同學們高高興興的搭火車回家了,在歷經四個多小時的漫長車程折騰後,抵達板橋車站時已經是下午四點多了,他興沖沖的二步併作一步的朝林裕章的家裡走去,一種近鄉情更怯的情緒讓他不由自主的心臟砰砰狂跳了起來。


林家由於左鄰右舍與樓上樓下所住的幾乎都是林家的親戚,所以還是如往常一般的門戶洞開,雖然是星期六的下午,但林裕章的父親仍然在工地工作著還沒有回來,而林裕章的母親則是不知道跑到哪個親友家聊天還沒有回來準備晚餐,因此小明踏進空無一人的大廳內,只好先將行李放下坐在沙發上稍微歇一會,等著他們回來。


正當小明百般無聊之際,忽然從小秋與小霞共居的房間中傳出了隱隱約約的奇怪聲響,小明不由自主的豎起耳朵仔細聆聽,只聞一陣陣的悶哼聲斷斷續續的從房間裡面傳了出來,讓小明忍不住好奇的輕手輕腳貼近房門口,再小心翼翼地試探性轉了一下房門的喇叭鎖,門竟然沒上鎖而被他順利的打開,小明從門縫朝裡面窺視,房內的景象讓他頓時有如遭人迎面敲了一記悶棍般的當場傻在那裡!


原來,在房間內林裕章竟然渾身脫得赤條條的壓在一個被脫了精光的女子身上正在埋頭猛幹著她,從林裕章汗流浹背的情況看來,他顯然已經幹了有好一段時間了,而在一旁則是同樣被脫的一絲不掛的小秋正斜倚在床頭櫃旁喘著氣,一股股半透明的黏液正從她叉開的雙腿間的黑森林中源源不絕地流了出來,從這景象看來顯然她才剛被自己的親哥哥林裕章幹過並內射。


那麼,現在林裕章正在幹的會是誰呢?小明一想到這個問題,心臟忍不住就狂跳了起來,雖然她被林裕章壓在床上猛幹著,從小明的視角只看得到林裕章熱汗橫流的背部正在不斷起伏著,屁股則前後抽插做著活塞動作,無法看到躺上床上被他幹的女子究竟是誰,但從林裕章兩手各自緊抓的兩條白腿的膝蓋上各自有一個擦破皮後癒合疤痕的特徵來看,小明認出來那正是這一個多月以來讓他一直朝思暮想的小霞啊-----膝蓋上的疤痕,正是她在小學畢業前參加學校運動會大會舞表演時不小心跌倒所受過的傷!


「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啊?」小明感覺心裡的深處彷彿被人用尖銳的錐子狠狠的扎了一記,既痛苦又百思不得其解,只期望是自己搞錯了。但是殘酷的現實卻完全不給他有任何的喘息空間,林裕章幹了大約五分鐘左右就把躺臥在床上的女子拉了起來,並將她擺成跪趴在床上的姿勢,在她被林裕章拉起來的那一瞬間,小明清清楚楚的看到了她的臉正是小霞無誤!


只見小霞一頭淩亂的散髮已經被幹得表情有點失神,渾然不知道他們兄妹倆在床上的3P亂倫激戰已經被房門外的小明看得一清二楚,只是如傀儡人偶般被動著任由哥哥林裕章恣意擺佈將她已經初具曲線的臀部掰開來,然後承受著林裕章從後面將他那被淫水浸得油亮的膦鳥再度插進她那小小的陰道中並死命的狠幹了起來,兄妹倆肉體互擊的啪啪聲與此起彼落的喘息聲頓時響徹整個房間內,在秋天傍晚的夕陽餘暉照映下,更憑添幾許奇怪的淫糜氣氛。


在不知道又過了多久的時間,整個房間已經因為夕陽餘暉完全消褪而整個暗了下來,小明聽到林裕章發出一陣低沈的吼聲,原本他那狂風暴雨的攻擊沈寂了下來,他像個洩了氣的皮球般從小霞的身體退了出來頹然靠在牆壁不住喘著氣,在戶外透入的昏暗朦朧街燈照映下,一股乳白色的精液正無聲無息地從小霞幼嫩的膣屄深處不斷地滴落到床單上…。
 樓主| 發表於 7 天前 | 顯示全部樓層
第十一章 林家的秘密失樂園


中秋夜,明月高掛在天際,皎潔的月光將林家這一座被茂密的樹林所包圍的三合院古宅照耀的宛如白晝般明亮,連庭院中所栽種的各種花朵色彩都清晰可辨,而黑暗中的桂花幽香則悄悄地飄進古色古香的百年紅磚瓦建築內,讓斜倚在床頭上正閉著眼睛靜靜享受著小霞口交服務的小明不由得張開了眼睛,望了望人聲鼎沸的庭院內正在高聲談笑、劃拳喝酒的林家親族們。


小明伸出右手輕輕的將小霞額前的秀髮撥到耳際,這個輕柔體貼的動作正好撩過了小霞耳際敏感的神經,讓她不由自主的輕哼出了如貓叫春般的愉悅聲,進而更加賣力的吞吐著小明那已經被她吸吮到通紅的硬脹膦鳥,將小明已經滲到尿道中的前列腺液全都吸了出來並吞食入腹,然後對小明嫣然一笑,就跨騎到小明的身上,一隻手扶著小明的膦鳥對準自己的膣屄口,另一隻手則用兩指掰開兩片幼嫩的陰唇,再緩緩地坐下去將小明的膦鳥完全吞噬進膣屄內,並緩緩的上下套弄起來。


望著小霞仍然稚氣未脫的清純小臉,小明內心不禁湧出一陣酸楚,雖然與心愛的小霞結合一直視他夢寐以求的事情,如今這個夢想實現得來完全不費工夫,但卻不是他原先所盼望的那樣因愛而性、有情人終成眷屬的美滿結局,而是那天下午在無意中撞見了林裕章兄妹三人的姦情後,林裕章為了堵他的嘴,才叫小霞給他幹,當時,林裕章竟然還對他說:「抱歉,我已經先幹了你未來的新娘了,既然被你發現了,那你也不用再客氣,就跟著我先一起爽一爽吧,至於將來你還要不要娶她,到時候再說吧!」


對於一向膽小怕事又懦弱的林裕章在短短一個多月內竟然有如此大的轉變,小明真的是百思不得其解,在當下,他整個人是既傷心又混亂,所以對於林裕章這個讓他感到匪夷所思的提議毫不猶豫的就拒絕了,只是一再的追問林裕章究竟是為什麼要對自己的兩個妹妹下手?


面對他的一再逼問,林裕章先是欲言又止,在小明的持續追問下,林裕章沈默了片刻後才說:「這樣吧,你跟我來,我給你看一樣東西!」,然後就頭也不回的走了出去,小明忍不住好奇,便立即跟了過去,隨著他走出家門口後左轉走了幾步路再左轉拐進了附近的這座林家祖傳下來的百年三合院內,由於林家子孫眾多,在成年後紛紛搬出了祖厝在個自成家立業,所以這一座三合院就不知不覺的成為供奉林家祖先牌位的祠堂,平常除非有家族的婚喪喜慶才會聚集親友們共聚一堂,否則平常只是由各房的媳婦輪流打掃維護,並沒有人居住在裡面。


因此,小明與林裕章兩人得以如入無人之境的走進來,在穿過幽靜的庭院後,林裕章便放緩了腳步,回頭望了他一眼然後領著他悄悄的貼近三合院內的右廂房的窗戶旁,只聞從廂房內傳來陣陣的「啪…啪…啪…」肉體撞擊聲,以及一個極力壓抑、如泣如訴的女子呻吟聲。


林裕章又回過頭望了小明一眼後,用手指了指窗戶,示意他自己看,小明好奇的望了廂房內一眼,頓時驚訝到忍不住張大了眼睛,完全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場景------原來,此刻在廂房內一個理了平頭滿臉橫肉虎背熊腰的壯漢正赤條條地將已經被脫得一絲不掛的林裕章母親林美嬌壓在床上猛幹,那個壯漢不是別人,正是林裕章的親叔叔林武雄!


小明對於林裕章這個叔叔一向非常反感,因為他不但本身就是長了一副獐頭鼠目的流氓樣,而且平日總是遊手好閒趾高氣昂的四處耍流氓,對於林裕章一家人更是粗野無禮,完全沒有一個叔叔的模樣,有一次他甚至因為細故就當著大家面前拿起圓筒凳的蓋板朝林裕章的母親肥碩的屁股猛打了好幾下,當時林裕章兄妹都不敢吭氣,反倒是一向深受林裕章父母親疼愛的小明看得怒火中燒,忍不住前去阻止林武雄的暴行,當時小明心理面已經做好最壞的打算,必要時和林武雄打一架,了不起挨他幾個拳頭,但萬萬沒想到林武雄卻是個十足的惡人無膽的膿包,見到小明這個身高足足高了自己一個頭、滿面怒容的少年,原本囂張的氣焰立即消失的無影無蹤,並趕緊對他陪笑後轉身離去。


而今,在小明心目中形象一向賢淑端莊而備受敬愛的林美嬌竟然躺在床上張開大腿任由自己的小叔恣意姦淫,這種比八點檔連續劇還狗血的劇情可說比起他剛才撞見林裕章姦淫自己的兩個妹妹更讓他感到震撼與不可思議,說甚麼他都絕對不敢相信眼前所看到的一切是真的。


只聽林武雄一邊使勁的擺動腰部死命的狠姦著林美嬌,一邊嘿嘿嘿的淫笑道:「阿嬌,妳每次被我幹都很爽對吧?不然怎麼叫得這麼嫐(台語:妖媚騷蕩的意思)?」


林美嬌紅著臉回答道:「我才冇,你嘜亂講,你卡緊欸啦,您阿兄馬上就要轉來啊,乎伊發現就冇好啊。(我才沒有,你別亂講,你快點啦,你哥哥馬上就要回來了,被他發現就不好了。)」


林武雄仍然嘿嘿的一邊淫笑一邊繼續狂姦著林美嬌道:「妳嘜騙儂啊,伊這馬一定置咧姦阮阿姐,當初伊佮阮阿姐相姦乎我發現,只好同意將妳乎我姦,家己甘願作烏龜,乎妳替我生下了裕章、阿君,伊佮阮阿姐生了阿霞,佮妳只生了阿秋,這馬咱兄弟無閒家己兮代誌,欲乎妳佮阮阿姐擱替阮生仔!(妳別騙人啦,他現在一定正在姦我姐,當初他和我姐相姦被我發現,只好同意將妳給我姦,自己甘願戴綠帽當烏龜,讓你替我生下裕章、小君,他則和我姐生了阿霞,跟你只生了小秋,現在咱兄弟倆各忙各的活,要讓妳和我姐再為我們生孩子!)」


林美嬌急忙道:「你嘜亂講、黑白來…(你別亂講、亂來)」,說著便伸手想將他推開,但卻不敵身材魁梧的林武雄將她緊緊壓在床上,並瘋狂的加速擺動腰部猛姦狠幹的攻勢而忍不住淫叫了起來:「啊…啊…你這個禽獸…你一定會有報應的…」,原本想將林武雄推開的一雙手反而軟綿綿的將他的脖子緊緊環抱住,並抬起頭來主動狂吻著林武雄那猥瑣下流的臉頰,見到親嫂嫂被自己姦得如此狂亂的淫態畢露,林武雄得意的嘿嘿笑了起來,毫不客氣的張大嘴巴與林美嬌溼吻了起來,雖然遭到林武雄那充滿侵略性又散發著混合菸味、檳榔味幾些許口臭味的嘴巴侵襲,但已經被小叔姦淫到幾近失神的林美嬌還是有如啜飲美酒佳釀般地忍不住一口接一口的貪婪吞嚥下小叔的每一滴津液。


親眼目睹、親耳聽聞林武雄與林美嬌這一對叔嫂毫無羞恥的亂倫相姦行徑,小明不由得目瞪口呆,尤其是在得知林裕章與小君竟然不是他們父親的兒女,而是林武雄這一位讓人見了就會打從心裡忍不住感到厭惡的叔叔姦淫林美嬌這一位備受晚輩們敬愛的母親後所生下的孽種,小明總算明白林裕章為何會在短短一個多月內彷彿完全變了個人似的姦淫小秋與小霞這兩位不知道該稱她們是親妹妹還是堂妹的小女生,因為任何稍有血性的人都無法忍受自己的父親竟然是個「賣某作大舅」、把自己的老婆給別的男人恣意姦淫的綠帽奴,而這個綠帽奴自己還私底下和自己的親妹妹相姦,並生下了小霞這一個近親交配的怪胎!


正因為現實是如此的醜陋,所以才會讓原本個性溫吞軟弱又畏畏縮縮的林裕章反應如此強烈,在親眼目睹林武雄與林美嬌叔嫂相姦的醜行後,他們兩人悶不吭聲的悄悄離開了這一座林家古老的三合院,林裕章帶著他到以前兩人經常光顧的麵店點了兩碗麵默默的吃完,在離開前林裕章忽然又向店家切了一些小菜,再到附近的雜貨店買了半打的罐裝啤酒,兩人一同走到附近的公園假山坐下對飲了起來。


在灌了一整罐的啤酒後,林裕章總算開口問道:「你現在應該知道我為什麼會對小秋與小霞做這種事了吧?」


小明默默的點了點頭,不知道該用什麼樣的話語才能弭平林裕章此刻那充滿憤怒的心情,畢竟,他自己也和親妹妹小倩亂倫相姦,沒有資格評論林裕章以及他父親的行為,所以只能靜靜的當個聽眾聆聽林裕章將滿腔的憤恨滔滔不絕的傾訴而出。


「難怪他那麼疼小霞、難怪小霞小時候都是我姑姑帶大的,難怪小霞長的跟我們一點都不像反倒像我姑姑,因為小霞是他跟他最愛的妹妹亂倫所生的孽種,所以每一次他在喝醉後,動不動就要打我、和我媽出氣!」林裕章恨恨的將手中的空啤酒罐使勁的丟在地上道:「因為他自己跟我姑姑有一腿,被我叔叔抓到把柄,讓我媽被我叔叔幹,生下了我與小君,他自己沒用保護不了我媽,卻把氣出在我們母子身上,所以我在知道真象後,才決定以牙還牙,強姦小秋與小霞這兩個他的女兒!」


望著林裕章那彷彿快噴出火來的憤怒雙眼,小明不由得感到背脊發涼,他從來沒有想到林裕章內心竟然對他名義上的父親累積了那麼多的恨意,這多年日積月累下來的恨意強烈到讓他失去了理智,完全不顧一切的爆發出來對從小一起長大的兩個妹妹做出禽獸不如的亂倫姦淫罪行,即令他可能因此而鋃鐺入獄也再所不惜!


在發洩過內心的恨意後,林裕章心情似乎逐漸的平復下來,他從塑膠袋中拿起了另一罐啤酒拉開拉環後喝了一口後淡淡的對小明說道:「只是對你感到很抱歉,我已經把你未來的新娘開了苞、奪走了她的處女…,說來真可笑,以前我每一次進小秋與小霞房間時,蘇啟元都開玩笑說我要去亂倫,沒想到現在真正弄假成真了!」


在親眼目睹林家正在上演的這一齣人倫悲劇,小明的心情感到越來越沈重,畢竟,他現在對妹妹小倩的所做所為,正是林裕章父親在多年前所做過的事啊,雖然林家表面上看起來家庭氣氛和樂融洽,但在檯面下卻隱藏著種種不足為外人道的秘密,這些秘密讓林家每一個成員都無法愛自己真心之所愛,並且在無意之間因此而相互傷害著彼此,不知道將來在多年過後自己是不是也會步上了林家的後塵,引發一連串的悲劇?想到此,小明不敢再繼續想下去,只能將手中的啤酒一飲而盡,期望藉由酒精來麻痺自己所不願意面對的一切。


這樣的舉動看在林裕章眼中,卻誤以為他是在為初戀幻滅所苦而藉酒消愁,於是便拍拍他的肩膀道:「別想那麼多了,等你像我一樣幹過小霞後,就會發現其實女人都一樣,只要把他們幹爽了,什麼禮義廉恥四維八德就全都被她們拋到九霄雲外去,一個個都變成了男人膦鳥的奴隸!明天中秋節,你晚上來我們家族的祖傳三合院跟我們的親戚們一起吃飯,我再來幫你安排小霞給你好好爽個夠,來,乾杯!」


說著,林裕章便將手中的啤酒給乾了,而酒量本來就不好的小明剛才在喝了一罐啤酒後,現在已經醉得有些暈頭轉向,現在被林裕章這麼一勸酒,他也跟著拿了一罐啤酒打開來跟著林裕章將它給乾了,然後他跟小霞的「好事」就這麼樣讓林裕章給半哄半騙的安排好,糊里糊塗的答應成為林裕章的「表弟」!


如今,他依約來到林家這一座祖傳三合院與林家眾親友們打通關後,又被灌了一肚子的啤酒而天旋地轉分不清東西南北,最後被林裕章與小霞一同扶到昨天林裕章的母親被他們叔叔姦淫的最裡間廂房內,在將小明與小霞全身的衣服脫光後,林裕章就退出去守在房外把風,把小明交給了已經被調教一個多月,對於如何取悅男人早已駕輕就熟的小霞。


在小霞溫暖溼熱的幼嫩膣屄不斷上上下下的套弄以及酒精助興的夾攻下,小明的膦鳥很快的就達到了臨界點,在小霞的身體深處噴灑出一股又一股的熾熱精液,將小霞射得不由自主的低聲呻吟起來,苗條而依舊稚氣未脫的幼小軀體正因為極度的快感而向後仰,彎成了一道美麗的弧線,從窗外照射進來的銀色月光將她灑滿了一身的白,讓她顯得那麼完美無瑕而無比聖潔。


然而小明知道這一切都是假象,他心裡非常明白:小霞身上每一個部位都是兄妹亂倫基因結合而成的,而她那緊緊夾著小明膦鳥、將他體內熱騰騰的精液榨取怠盡的陰道,也早就被他名義上的哥哥林裕章給開闢過了,而小明自己的膦鳥更是在很久很久以前就已經和妹妹小倩亂倫相姦過無數次了!


庭院內林家親友們飲酒作樂歡度中秋的晚宴仍然愉快的進行著,但在酒酣耳熱之餘,誰都沒有發覺到這一座祖傳下來的百年三合院其實早就成為許多林家子孫們在祖先牌位所看不到之處,藉由無數次偷偷摸摸的亂倫相姦,發洩著身體內那無窮無盡的慾望,以及心裡面永遠無法被填滿的情感缺憾的失樂園,就如小明現在的處境一樣!


《全文完》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eXTReMe Tracker

小黑屋|手機版|Archiver|4U 成人論壇

GMT+8, 2020-12-1 10:54 , Processed in 0.024212 second(s), 1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